星空演讲曹云金演讲稿:我愿自扫门前雪,也管他人瓦上霜

您吉祥!我往这儿一站,要是没有掌声和笑声,我特别的紧张。起哄没事啊,但是我要解释一下,一般我们相声,被起哄都是“咿!” 不是“吁!” “吁!”是轰驴的。大家明白了吗?可以再来一遍!

(现场观众:“咿!”)

今天来的好人多,要是在我的小剧场肯定是“吁!”

大家好,我是曹云金,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名相声演员,但是呢大家不知道,我在是相声演员的同时,我还是一名重度抑郁症患者。我怎么好像似乎听到了有人,大家不太厚道的笑声。为什么大家会笑呢?因为大家会觉得,一个相声演员,你就是说相声的,你天天就是逗乐,说什么这里都有水分,都有假话,而且你的行业你就不可能抑郁,但恰巧我就发生了,而且大家笑我我觉得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我生病引观众发笑。已经不只是第一次了。经常事儿。我记得好多年前我演话剧,和戴乐乐一块主演,这个话剧叫《分手大师》,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看过是吧?give me five给你饭。

我有一次就是带病演出,台底下起码坐满八百一千观众,三个小时的话剧演出,演出结束以后,那天乐乐也是带病,后来俞白眉出品人介绍,今天我们的女主角戴乐乐,是发着三十八度,将近三十九度的高烧,完成了今天一台精彩的演出。全场观众掌声雷动,甚至我听到观众抽气的声音,就是那种心疼演员的感觉。

紧接着介绍到我,我们今天的男主角曹云金,也是带着严重的腰伤。全场观众“哈哈哈哈”,我说你们还有人性吗,为什么会笑呢,大家会觉得相声演员,他带着严重的腰伤,他为什么会有腰伤呢?他昨天晚上干嘛去了?他是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其实不是的,就是我真正的是腰间盘突出的患者,可是观众会认为相声演员他就是这样,有可能大家不相信,但确确实实的,我就是病了。现在有一句话说我特别合适:有病,得吃药!

其实这个抑郁症的发生是无形的,严重了甚至有可能会去自杀,而且有可能会去伤害别人,不过今天大家可以放心,我目前还没有自杀的倾向,而且我也没有伤害大家的倾向,因为我今天吃药了。为什么会生病呢?过去的一年里太累了,工作堆了一大堆,同时呢,我又爱健身减脂,说白了就是减肥。高强度地运动、节食,第一步减脂要做到脱油,就是不吃任何拿油炒出来的菜、做出来的菜,第二步做脱糖,第三步做脱水。

我生病之前就已经做到了脱糖,我不吃任何碳水化合物,这么一折腾,把自己弄病了。说句古汉语:就是作的!生病之后呢,我才明白,其实健康特别的重要。

我现在的生活特别简单,每天就是健健身,看看书,逗逗女儿,日子过得特别舒服。在过去的一年当中,一直在养病。养病的过程当中,我烟也不抽了,酒也不喝了。在过去的一年里努力地戒掉了所有的不良嗜好。当然,同时我又培养了很多新的不良嗜好。我尽可能努力发掘一些更多、更新的不良嗜好。

其实这是跟大家开玩笑。人啊,不能有不良嗜好。有不良嗜好肯定得生病,就拿我来说吧,抽烟它对肺不好,劝您各位要是没事的时候,周六日可以去听听相声。听相声好,屎归大肠,水归膀胱,哈哈一笑,多好。你说没事的时候,抽烟伤肺,喝酒伤肝,周六日约朋友赌博伤感情。而且关键它赌博它犯法啊!

像我前车之鉴,我在赌博上吃过大亏,曾经我因为赌博输得一败涂地。前两天早上起来我坐公交车出门。肚子疼,我就赌它是个屁,输得黏拽拽的,输得全车人都跑下去了。

其实这都是跟大家开玩笑。我今天这段不能算是演讲,其实就是在聊天。今天在这个舞台上星空演讲,来了很多的明星、大腕,我不算什么,我属于是江湖的闲散艺人。我平常生活特别接地气,我这人啊,尤其是像相声演员,特别喜欢接地气的生活。每天就是和大伙一样:吃饭、睡觉、逛街、追剧。

前一阵《延禧攻略》特别火,我在家也追剧,跟我媳妇在家看,看得都不会说人话了。我媳妇喊我:“曹云金,过来!” “奴才在!” 瞬间我感觉我自己吃亏了。

没事逛逛街,逛逛超市。。我这人有一个最大的爱好,最爱干的就是逛超市。因为超市是一个特别幸福的地,到了之后各种拿吃的,想拿什么就拿什么。而且逛超市的时候,可以和大爷大妈聊天。要不怎么说我接地气呢?那天逛超市看到俩大妈在那里挑皇帝柑,这个特别好吃,她们还说贵。你看,其实一点都不贵。“这哪个甜啊?“ ”要哪个啊?“

我也在旁边叨叨挑呢,我一看,大妈不知道挑哪个甜,咱们得给出主意啊!“大妈,挑那绿的,那绿的甜!”,你别乐,真的是绿的甜。那皇帝柑和别的桔子不一样,桔子是青的酸,皇帝柑就是绿的甜。“吃这绿的,这绿的甜!绿的甜!”

“呀!这不小曹吗?这不说相声的曹云金吗?”

“我特别爱听你说相声,我一看你就乐,我一听你这声啊,我都没抬头我就看出来是你了!我一听你说相声就乐”看我购物车里装的都是媳妇吃的,“呀!你也逛超市啊!你也吃桔子啊?我说对啊,我也是人啊,我也吃桔子啊!”

“你买这么多吃的啊?你有钱!你肯定是挣着钱了!”

我说,“我交税了!我交税了!”

“你怎么买这么多吃的啊?肯定是腰包厚,腰包厚就是好。有钱就能买的东西多。”

我说吗“对,我不光买桔子,还买香蕉呢!”

可能别的艺人会觉得特别尴尬,但是我不会。我会觉得为什么大妈跟我这么聊天?因为喜欢我。所以我用这种很接地气的方式,你自己也不尴尬,她也觉得特舒服。

我就爱跟大爷大妈聊天,说我是中老年妇女的偶像,一点都不过分。好多年轻的来看我,也喜欢我,每次跟我合完影,看完我相声,跟我照完相都跟我补一句:“我妈特喜欢您!”

不光大妈,大爷我也聊。记得很多年前我跟一个台湾的著名偶像,咱不说是谁了。非常有名。我们俩拍一电影,在北京拍。北京拍呢。在一个北京的老式小区里面拍戏。人家那边不唧歪布机位、布光,得等,我们马上过去拍。

有个大爷买了东西回来,手里拎着一兜馒头。我们俩正在那里坐着,大爷马上过来了,到跟前了:“哟!大爷,买馒头去了?”

“哦,买俩馒头。”

“中午吃什么啊?”

“烧俩茄子,炒一土豆。行,回家做饭去了。”

老头走了,台湾那个著名偶像都傻了:“曹老师,你刚才跟那位老先生认识吗?”,我说不认识。“哎,不认识,你怎么可以和人家聊天?”我说我就这脾气,我就愿意跟大爷大妈聊天,聊闲天嘛。

我说这些是什么目的呢?就是告诉大家,其实我是一个特别喜欢跟人交流的。现在的社会啊,人与人之间,没有什么交流。我觉得啊,要是没有交流,它就会变得冷漠,就会变得没有温度。

大家现在都做低头族,没事就玩手机,对不对?周六日约个朋友,吃完饭都在那里玩手机,忘了一个问题:人们应该面对面,应该看看周围的世界。

记得有一次我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个视频,一个视频的测试。看看周围路人的反应。什么内容呢?就是说啊,有一个小孩在一个广场上玩,玩着玩着,忽然间跑过来一大人,把这小孩抱起来就跑。这小孩又哭又喊,看看周围这些路人,这些大人,有什么反应。

有的人就跟没看见一样,就走过去了。有的人看了一眼,也没什么反应就离开了。还有的人在旁边质疑:“怎么回事?”还有俩人商量的,“哎!这不是人贩子吧?拐小孩的?”

但是不管怎么议论,都没有一个人真正地过去问一问发生了什么。大家想一想,现在这种可怕的社会现象,多吓人啊!

如果你是孩子的父母,你的孩子在大街上玩,被陌生人抱走了却没有人管,看到这样的结果,我相信你肯定会埋怨当时在场的人,对吧?会不会觉得他们冷漠?

你肯定会埋怨当时那个人太冷漠了,但是在埋怨别人冷漠的同时,我们应该先做到自己不冷漠。

今天年我也当爸爸了,我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当时看到这个视频,就是这个视频测验的时候,我特别气愤,我觉得哪怕是一场误会,我都得过去,应该问一问:“怎么回事?这是不是你们家孩子?”“小朋友,这是你爸爸吗?”

我非常生气,我觉得如果有一天让我遇上这样的事,我肯定会管。可巧,我就遇上这样的事了。今年我在北京有一个商场叫合生汇,合生汇商场里我开了一家小剧场,叫喜聚现场。我带着我的朋友何云轩,每周都在喜剧场演出,每天都演出,周六的时候我保证在,每周六我都去。

有一天周六我演出结束了之后,我就准备回家。我司机已经把车停在商场门口等我了,我和我助理从商场往外走。眼看着快走到那大门商场中心那,我就看一个小朋友,五六岁,四处好像找人一样在那哭。

我走了两步我就站住了,我继续观察她,一看她还是在那哭,哭的声越来越大。我就忍不住走过去了,管闲事嘛!过去了。

我一看特别让我高兴,现在其实这个社会上还是好人多,也有别的年轻的俩女孩,发现了这个小女孩在那里哭,也围过来了。

我就问:“怎么回事啊小妹妹?为什么哭啊?”你看,在这个时候我都不忘记把自己辈分降低一点,小妹妹,我就没说自己是叔叔。

“为什么哭啊?”

“我找不到妈妈了。”

旁边那个年轻的女孩问:“那你知道妈妈的电话吗?你给妈妈打个电话。”

“我知道。” 他把自己手机掏出来打电话,打了三个仨电话,这孩子他妈都没接。这孩子他妈心也够大的了。我一想这不是事啊。我这个人疑心强,疑心重。我也不知道这俩女孩到底是不是好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保安找警察找商场的负责人,我就把保安找来了,带着孩子到商场的服务台,拿商场广播把孩子的母亲找来了。我这心里就踏实了。

我有个理想:等我年纪大了,不是说现在这么大,更老。五六十岁,闲着没事,我就出去维护世界和平,出去管闲事去。很有可能,你们设想一下,在三十年以后,你们再看到那个超级英雄的系列电影,什么美国队长啊、超人啊、蜘蛛侠,里面会多一个人物——管闲事的老大爷。那原型就有可能是相声演员曹云金。

我记得还有一回上海电影节,我们的剧组住在洲际酒店。上海电影节我们出去做活动等电梯,等着等着电梯,哎,电梯门开了。电梯门一开我跟我的工作人员就进来了。我发现这电梯里面有一个中年妇女,推着一个小孩婴儿车。然后这电梯里面还有两位衣着非常华丽和光鲜的年轻女士,还带着一嘴港台口音。

电梯门刚要关的时候从外面跑过来一个人:“哎!不好意思!等一下等一下!”我就看旁边衣着光鲜这两位,赶紧按这关门键,意思是把这两个人关外面。然后赶紧上去。

到这个时候我就爱管闲事。我就按那开门键,这门就开了。她在按关门键的同时还嘴里嘟囔:“上不来了上不来了,等下一趟吧。”

其实里面空间还挺大的,我一按这开门键这门开了,这来两位就上来了。上来之后这电梯门关了往上升,这门一关上电梯往上一升,我就闲不住了。我说你说上不来,这不是里面空间挺大的吗?怎么上不来啊?你按那关门键干嘛啊?我这么一说就拆穿她了。是她按的关门键,那两位肯定知道了。她不高兴了,开始翻白眼:“关你鸟事啊?”我说:“不是,什么叫关我鸟事啊?我说这里空间大,为什么你不让人家上来啊?”

我一质问她没理啊,“哎,我怕碰到小孩子,我怕碰到小孩子。”那不是她的孩子,那是那中年妇女的孩子。我说:“哦,你怕碰到小孩子,你知道有小孩子,那你还说脏话,你说脏话不会教坏小孩子吗?小孩子说脏话都是跟大人学的知道吗?”

我从一楼一直数落她到四十楼,你知道那种幸福感吗?而且是那种体无完肤啊!我为什么要这么干?就是让她记住了,下回再有人上电梯的时候,她按关门键的时候她肯定会想到我,那天那个人,真的好烦人啊!那个老头子啊!让她形成阴影,我用这种方式教育她。我让这种没素质的人得记住我这副嘴脸。

我就是这么一个好管闲事的人,反正我一直就是这个观点,看见事了我不能袖手旁观,我希望今天听了我这番聊天的,所有在场观众跟我一样,咱们都管点闲事,比如碰见那在电梯里抽烟的咱们应该当去制止,男人站出来,女人就别了。女人少管闲事,你们要在能保护自己的情况下再去管闲事,街上遇到随地乱扔东西的咱帮他拣起来,公共卫生间里有的水龙头没关咱给它关上,有些闲事必须就得去管,你要是都不管它就不像话了。

我呀,如果说这个社会是一个冷漠的社会,我希望今天的所有现场的观众跟我一样,做这个冷漠社会的逆行者。我相信人与人之间都是有感应的,是有温度的。我愿自扫门前雪,也管他人瓦上霜

最后,新年将至,我在这里也祝大伙新年快乐!比起祝大家心想事成,我更愿意祝大家“为所欲为”,不过呢,咱们可别做那违法的事,不要再做生活的旁观者。想做什么就去做,因为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得共同去守护。

谢谢大家,我是曹云金。

星空演讲曹云金演讲稿:我愿自扫门前雪,也管他人瓦上霜》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