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演说家北美崔哥演讲稿:我的中国心

网络上都管我叫北美崔哥”,但是记住了我的真名叫“崔宝印”,我是地道的北京人,我北大毕业。从上北大的那一天起,我就立志做一个有个性的人。我那会儿年轻,我觉得有个性就是什么都看不惯。我那会儿真的什么都看不惯 ,我见什么喷什么。

    那会儿80年代有一首歌,叫《我的中国心》,说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我听了以后,我觉得特假,我就想我要是出了国,我肯定不想家,我还肯定不想回来。

   1988年8月28号,我终于如愿以偿,随着出国的浪潮,我先去了加拿大,后去了美国。想起来,我第一次看到纽约的自由女神,我热血沸腾,我说:你等着,我,崔宝印,一定要做一番大事业,我让你们看看……等我把这些目标都实现了,一抬头,我都50了,我再一摸脑袋,我什么时候头发都没了。

    2008年奥运会,我记得那天,我在一个美国酒吧,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看球赛,突然一瞬间,所有大屏切换奥运会开幕式,那酷炫的焰火,美国人一下子呆了,互相看,问这是哪个国家,有人说是中国,马上就有人说No way,不可能,然后人家眼睛就找,找着我眼睛了,you from China? (你中国来的?)不错!说你是不是特骄傲啊?不错!我看着美国人夸我,而且那美国人的眼神里边对我有一种羡慕,我可是这人生第一次觉得外国人看我那眼神让我觉得我背后这国家可不是一般的,是一个相当牛的国家。

    如果说2000年到2008年中国的崛起是一小步一小步,一点一点的,但是2008年到2018年,我就感觉着就跟一夜间就站起一个巨人。比如今天,我到纽约去,我抬头一看,纳斯达克的大屏幕,中国广告;我到好莱坞去,奥斯卡奥斯卡颁奖大典,那是中国大戏院,上边中国的品牌冠名。我到波音公司,万国旗上面最中间的——五星红旗,导游跟我说了,我们波音飞机最大的买家——中国。

    我到拉斯维加斯,我看一场拳击比赛,我爱看拳击,那个冠军是我的偶像,我想让他跟我合个影、签个字,他一听说我是中国来的,拿手机“加微信”。

    我身边好多跟我岁数差不多,在美国当高管当总裁这些华人,突然把英文名全废了,什么大卫、汤姆全废了,直接就叫中国名,我觉得有一种惯性和趋势,就是在今天的美国,让人知道你是从中国来的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记住了!记住了!

    我记得有一天,我在中国城买菜,突然看见前边黑压压一片人,就听见锣鼓喧天,还有舞狮子舞龙的,我再一看周围的我的老华侨、华人,好多人就开始哭了,我就说不光我一人,所有在海外超过20年,超过30年的老华人,平时甭管干什么职业,只要是某一个声音,某一种气味,某一句乡音,一下就能扎到他心头最纤细的那根神经,眼泪就下来了,因为我们那一瞬间想的是家,想的是亲人,想的是祖国,所以今天,我再一听到张明敏唱的那首《我的中国心》,我再也不觉得他装了,我经过30年的海外漂流,我今年55岁的时候,我才真正感受到,这首歌不是写给我的。

洋装虽然穿在身,

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印。

洋装虽然穿在身,

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印。

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心头重千斤,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心中一样亲。

我是演说家北美崔哥演讲稿:我的中国心》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