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演讲稿 > 我是演说家演讲稿

我是演说家周峻纬演讲稿:爱情这件小事儿

时间:2020-08-09 16:26:00  来源:  作者:

  大家好!在我开始之前,其实我想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了解一下:在场的诸位有哪些人现在已经谈恋爱了?可以举下手。很好。那现在在谈恋爱的这几位?你们有多少人确信自己现在这段恋情中,碰到的就是真命天子?好像少了几只手。那么你是否愿意为你的真爱放弃你的爱好?事业呢?人生规划呢? 

了解爱情的人,都不怎么相信爱情?
 
       我现在在道格拉斯研究所通过两性关系进行社会心理疾病研究,也就是说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我研究的是爱情。

  在过去的一年里,其实我接触了大概一百多位情感导师、爱情顾问,采访了他们很多人,然后我惊奇地发现这些对爱情那么了解的人,其实都不怎么相信爱情。

  首先就是对爱情中强烈情感的怀疑,通常在传统故事里,当我们说到,比如说,罗密欧与朱丽叶,或者说我们说到梁山伯与祝英台,我们都相信是爱情的崇高,让我们不再惧怕生死,但是对我采访的那些人来说,他们觉得爱情其实无非就是荷尔蒙和脑神经递质嘛。

  如果我们说人生若只如初见,只不过是因为我们初见爱情的时候,我们的肾上腺素、我们的皮质醇大量的分泌,导致我们心跳加速,血压升高,面红耳赤。

  当我们回想起,爱情那种让人忘我的快乐的时候,其实就是我们大脑的奖赏中枢里大量的分泌多巴胺。

  更有趣的是,在热恋当中,我们的血清素会大量的降低,降低到跟强迫症患者一样的程度,会让我们的情绪浮动非常大,变得非常冲动,所以说不管你是朝思暮想,还是要以死相随,在这些爱情导师的眼里其实你不过就是脑子坏掉了而已。而这些机制原本的意义,也只是为了帮助你完成宇宙的大和谐。

  所以说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这个时代会有很多人说,一见钟情只不过是色欲熏心,日久生情是权衡利弊,哪怕白头偕老都只是习惯使然而已。  

我们为什么不再相信爱情?
 
      在过去,在爱情中的选择权是很小的,我们很多关系都依靠着责任来维系。在之前的时代里,夫妻之爱的体现在哪里呢?一般都是一起养育孩子、一起承担家庭。

  但在今天我们谈到这种仅仅依靠责任维系的关系,我们管它叫什么?我们说这是爱情的坟墓。因为我们对爱情的要求越来越高了,我们都希望在爱情中能够自我实现、能够找到自由,然而任何事情都有代价。自由的代价就是在有些时候,曾经的责任也好、诺言也好,就变成了负担和枷锁。

  所以在今天我们很多人,不会再去寻找某一个特殊的人。相反的,我们在寻找某一段特殊的感情,因为当一段感情不再满足我的期许,我随时可以抽身离开,对吧?

  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他就不再相信爱情。其实当我们对爱情的要求提高的时候,我们获得爱情的可能性,自然会降低。 

爱情是小概率事件,可生命本身更是小概率事件
 
      美国有一位物理家叫彼得·巴克斯,他曾经写过一篇论文,名字特别的接地叫做《我为啥没有女朋友》。他在论文中就用经济学的推算方式来计算,他寻得真爱的几率有多少。

  其实他要求不高,他的要求无非就是:希望是伦敦人、希望她有大学文凭、希望她是一个适婚年龄的女性,然而即便如此他计算出的结果竟然只有0.00034的概率。

  这是二十八万五千分之一的概率啊。

  我们都说我只有一个一生不能慷慨赠予我不爱之人,然而你找到你爱的人的概率只有二十八万五千分之一。

  我想提醒大家其实生命本身就是一件概率很小的事情。我们都是星辰汇聚而成的高级智能,在时间和空间的旷野上,亿亿万万的可能性中相遇,生命的每一次诞生都不过是亿万分之一。然后当你站在我的面前的时候,其实它就已经是超越了科学能解释的,或者人类理性能够认知的小概率事件。

  可是你就在这里,可是我就是爱你,这种荒谬就如同瀑布的水逆流而上,如同鱼罐头亲吻猫咪,如同八月有八十天,就像玫瑰偏偏代表爱情,而我偏偏喜欢你。我认为这才是爱情的真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我是演说家鲁豫演讲稿:我爱你北京
我是演说家鲁豫演讲稿
我是演说家李天佑演讲稿:主播的逆袭
我是演说家李天佑演讲
新青年王源演讲稿:成长,是一个又遗憾又惊喜的过程
新青年王源演讲稿:成
新青年尼格买提演讲稿:“尼”好,梦想!
新青年尼格买提演讲稿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