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啦严纯华演讲稿:接纳你的大学就是最好的大学

我今天想用“我心目中的好大学”来跟大家一起想象,跟大家一起分享。大学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有各种各样的定义,它是一个学习知识的地方,是一个提升自己的文化、修养以及技能的地方,所以在我的心目当中,大学就是一个育人之所。每年毕业季的时候,校长、书记总要在我们学生的纪念册上面留一些话,于是自己搜肠刮肚,我就写到,我说大学者,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对于一所大学,我们的教学,知识的获取,科研能力的长成,实际上无外乎是用不同的方式和方法,让我们提高我们自己服务这个社会,同时提升自己能力的一个过程。

一所好大学往往拥有着它自己独特的气质,兰州大学同学们的清澈、纯真,老师们的厚重、扎实,令严纯华印象深刻。

好大学,它提供的营养可能更为特殊一些。这样的一些营养它不以一个学校走出的学生工资的高低,他成名或成家,或者是成官作为一个标志,而是这所大学的学生走出来的时候,你就能感受到这所大学它独有的气质,它独有的文化以及它那种天然的禀赋。而兰州大学你到了那儿以后,第一个感受我是由衷的,那些像瓷娃娃一样的女生,还有一些男生,你在跟他们对视的时候,你第一个感觉是你能够从我们学生的眼帘看到他的心底,这种清澈,这种无世故,无功利的这种纯真,让你为之一振。当我跟我们的同事们,跟我们不同年龄段的老师们在交流的时候,你扑面而来的感受到了一种厚重,一种扎实,你就会想到你好像觉得自己做任何的事情,你总是应该的。

有一位叫谢炎廷的同学,他小的时候得了脑瘫,行动是困难的,但是并没有影响他的逻辑,他的学习以及他的思维和推理。就在兰州大学,谢炎廷自强不息,在老师的指导下,旁听本科、硕士、博士课程。到现在,他在国际的著名刊物包括像《澳大利亚组合学》杂志等发表文章,我们来自数学与统计学院的徐守军教授,他陪伴着谢炎廷走过了过去的八年的时光,教他、讨论、引导、修改、指正,我开始知道他的时候我以为是一位年长的老师,在此之前我没有见过他,昨天从兰州飞北京的飞机落地之后,我才在下飞机的时候见了他一眼,我说这么一位年轻的教师,他能够对我们的青年的学子,能够有这样一份纯正的感情和纯真的情谊,我想这所大学让我们有了好教授,能够有家国情怀还有世界眼光,并且在奋斗中养成自己,同时在帮助他人中发挥着自己的才能,这就是一所好大学。

当年的校徽情结带给严纯华的深刻感悟:一所好大学对你的滋养,远不止你自己所能感受到的。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从小孩慢慢长起来的,比如就像我自己在1978年从上海考到北京,当时为什么考北京呢?对于绝绝大多数的学生,他并没有好大学的概念,那时候的好大学或那时候上大学可能就意味着,就是自己能够从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了,不用再面朝黄土背朝天种地了,那么对于我从上海过来,我之所以选择,实际上并不是因为北大有多么地大,北大有多么地伟大。很简单的念头就是远离父母,少受管教。

北大的校徽是分三种颜色,本科生是白底红字,研究生是橘黄底红字,而教师是红底红字,当我们戴了这个校徽以后,尤其是头一年,你带着这个校徽只要走到海淀镇,走出校园,那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在路上一些别的大学的女生,包括男生,看到“北京大学”那几个字,虽然自己不会刻意地挺出来让人家看,但是呢,自己不经意之中故意地要让人家看一看。

随后到了研究生,我们跟1977级差半年入学,他们先上研究生了,因为我们都在一起上课,怎么转眼间他们换了颜色了,我们就是暗暗地在心里头给自己立一个小的目标,过几天我也带一个橘红色的。所以对于校徽的这种情结,实际上在我们那一代人是伴随着我们成长,你才会发现一所好大学给你的这种滋养,远不止你自己所能感受到的。

一所好大学除了需要拥有自己的教育根基,还要思考如何融入到全球的文化当中去。

当然对一个好大学除了它本身这样的一些潜质以外,他还得真正地能够对社会,对于我们的生产以及创新有所奉献。我一直强调一所大学它应该有自己的性格,而且一所大学应该跟别人不一样,所以我们的敦煌学,我们的西北少数民族文化以及跟我们西北的一些特殊的这样的一些文化、艺术、民族相关的这样的一些题材、方向、课题,就成了我们不二的一个选择。

一所好的大学除了我们在育人方面要拥有自己的根基,还有一个你如何能够融入这种全球的文化当中。对于兰州大学来说,“一带一路”,特别是丝绸之路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的走向国际,并且能够在国际舞台上扮演角色的一个方面,所以我们跟其他的单位一起,成立了“一带一路”高校联盟,从联盟创始之初我们讨论的是全世界这些学校,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水的问题,能源的问题,生态的问题,我们由此就能够打开兰州大学在国际化,在文化创新与传承当中我们自己能做的一些工作。

兰大人从不认为自己孤独,也从不认为自己委屈。

有的同志说,兰州大学是孤独的,兰州大学是最受委屈的,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些报道。不管这样的一些话出自什么样的群落,出自什么样的目的,但有一个是关心这所学校,同时关爱这所学校,并且希望这所学校做得越来越好。而我个人认为,在奋斗当中,本身奋斗者他是幸福的。就我自己认识的这所学校,我认为它并不孤独也不委屈,因为我们兰大人,从不认为自己委屈,这就是兰大人的一种精神。因为我们知道国家,知道我们的母亲不富裕,知道我们的西部它一定会发展,知道我们的学校对于西部来说,对于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的整体的战略布局来说是如此重要,我们还有什么委屈呢?

大家可能觉得在北京上学,包括我们从西北地区来的,假如说出息了,那就是不回去了,我们每年来自西部的学生占到了50%,毕业的时候我们有50%以上的学生留在了西部工作,我们的博士生有超过70%坚守在了西部,我想这是一个其他学校所没有的数据。

世间的大学千所万所,能够接纳你的那一所就是你最好的大学。

我们曾经有一位校友,写过一段饱含深情的话,就是世间的大学有千所万所,能够接纳你的那一所,才是你最好的大学。同时对于我们这些还在学校里头工作、学习中的同学、老师来说,我们就希望能够把兰州大学面上的那个土稍微地掸一掸,把它的字描得更加地鲜艳一点儿,使得我们每一个人真正的在一所好的大学当中成为一个好的老师,成为一个好的学生,成为一个对社会、对家庭,对整个世界有贡献或者是有启发的一个人,使这所大学能够变得越来越好,我愿意跟我的同事们一起共同缔造我心目当中的好大学,谢谢大家!

开讲啦严纯华演讲稿:接纳你的大学就是最好的大学》上有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