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啦王其亨演讲稿:探寻中国古建筑之美

遵循自然规律,和自然对话,这就是贯穿中国几千年的建筑的设计理念,而且是审美型的这么一个居住环境境界。
我想还是从我们常识性的问题讲起,我们要提升自己的文化自信,必须回过头看看我们本民族走过哪些路,留下哪些遗产。我在全国建筑院校来回走,经常发现西方体系下的现代建筑教育,我们中国的内容太少。我们这些年和法国合作,法国的本科生来天津大学,天津大学的本科生到法国。然后有一个法国教授,人家尊重中国,每年就问我们学生,你们知不知道自然美是起源于中国?我们学生答不上来,这个问题在座各位不知道有谁能够说说清楚?自然美从四十年代英国的美学家,然后到八十年代法国的美学权威,一直认为自然美一直到今天,欧洲没有这个传统,也没有相关的审美的理论体系,但在中国谁都清楚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等等这些审美的命题,到了魏晋时候高度的理论化,而且一定和建筑结合起来。

我1964年刚要学建筑学,我就发现建筑学院的课程,头两年我自学够了。我就读中国的建筑史和外国建筑史,对着读。我好失落呀,因为小孩嘛,以大为美,以高为美,像古埃及那一个柱头上,最大柱子上可以站上百人,我们中国建筑哪有那么大的家伙。当时就是这样简单的比较,后来慢慢读书多了以后,发现这个文化不是去比外在的,是比它内在的,那就是它的价值观,它的思维方式,它的能够为我们今天服务的相应的成果。而我们建筑当中就大量的浓缩了这种具有现代意义的价值观,你比如就尊重人,人性。就像海德格尔讲的:建筑是人类存在的本体。但是孟子说了同样的话,而且两千四百年前把它上升到本体论,“居移气,养移体,大哉居乎”,这话什么意思呢?环境和建筑是一个共同体,离开环境不能够存在建筑。我们现在学西方的建筑师的,这个建筑是最重要的,环境服从我。所以搞得我们城市杂乱无章,但是你看看我们古代的城市、村落,一定是和谐的,有序的。

反正孟子这句话是经典的代表了先秦的思维。再往前追,真正第一次下关于美的定义,一个是比孔子早的晏婴,一个是武举。楚庄公通过建筑来标榜自己的权势和地位,修了当时全国最大的行宫,要爬上去得“三休”,爬到最后,恢复上了,休息一下再上。他很得意,他就问武举美不美,武举说我不知道这个有什么美。他就讲了一系列的道理,就是外部空间的一系列的感受应该是无害,就是空间的体量、尺度,一定要有节制,不能够和人的心理感受相冲突。这就是贯穿中国几千年的建筑的设计理念,就是遵循自然规律,和自然对话,而且是审美型的这么一个居住环境境界。

中国古建筑所遵循的“百尺为形”,有什么奥秘?
如果我们去欣赏中国建筑最精华的部分肯定是明清的北京城,尤其是中心的紫禁城。简单讲,宫殿是天子奉天承运,那么它的约束机制就是勤政爱民,《尚书》里头就有几句话,“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这话的意思是老天爷听到的就是老百姓听到的,老天爷看见的就是老百姓看见的,“民之所欲,天必从之”,老百姓想的事情,老天爷一定照着办,这种民主的概念,民本的概念,是远远走在全世界前面的。就是因为这种观念塑造了我们的建筑空间,包括皇宫极尽雄壮之能势,但是仍然是人性的。人走到里头不会像走进欧洲的教堂,进去以后感到自己渺小,中国绝对没有这样的空间。

比如午门,简单讲,午门是整个紫禁城的正门,它是最高的,也没有超过三十七米。这个三十多米按照中国古代的话叫作百尺为形,就是我在这儿讲话,你听得最好的,和口型同步的零点一秒,大家知道多少米,三十四米。然后坐在舞台上,我做个小动作,后边能看清楚的,也是按照视敏度,也就这个距离,中国人把它叫作百尺为形。现在影剧院观演建筑全部是拿这个标准设计。你沿着中轴线走进故宫,所有的建筑遵循这个尺度规律。只有太和殿、午门,从中轴线上一边一百尺,三十五米,皇帝走中间,边上有大臣的话,一个轻微动作,一个眼色,大家就可以沟通。太和殿在中国古代体系下是全国最高大的建筑,建筑本身二十六米高,加上八米高的台阶,总共才三十五米。三十五米什么概念,我们现在随便找个建筑都超过它,这完全是人性化的空间。但是欧洲教堂绝对不是,它强调神的意志,这大概是和中国建筑最大的不同。故宫里头你看看那个设计,如果看平面,方方正正的,没有多少变形,屋顶形式就几种,居然进去以后,非常宏大的一个交响乐。

我们现在就受到西方的影响,就不停地变花样,结果做不出那么大气磅礴的。就是背后的设计理念,观念不一样,没有调动人的全部感知,文化储备。但是古人就很聪明,同一个建筑结果弄个匾,弄个楹联,完全另一个境界。我们现在设计学西方,从来没有这个理念。白宫什么意思,没有任何文化意义。中国人一翻译觉得叫白房子不好,叫白宫。中国人一定把人文的意义赋予在自然的人为创造物上,所以离开点景题名绝对不行。

建筑该如何命名?只有充满文化内涵的名字才能让人们解读出这个建筑的真实价值和意义。
我们进入太和门以后,看到的太和殿,太和殿为什么要用“太和”两个字,也是代表了一种价值观,那个定义就涵盖了怎么样治理一个多元共生大一统的一个和谐的国家。这个是西方的治国理念从来没有过的,他们就不停地分,现在还在分。当然这个背后的内涵很多,畅春园、颐和园、圆明园,你们查查典故就知道全部都是用文人的艺术品当中去选择典故,但是宫殿绝对不同,一定是经典,作为古代治国的真理当中去选。包括日本马上要改年号,他也必须在《周易》,或者在“十三经”里头选,这个传统影响了日本,影响了曾经的韩国和越南。

但是在中国,我们现在建筑命名往往就发现不会命名,缺少文化内涵,也不知道这种文化是洞穿时空的一个利器,可以引导你的潜理解,去解读这个建筑的真实价值和意义,这一点是非常高明。埃德蒙·培根曾经评价嘛,人类在地球上最伟大的作品现在就剩下紫禁城这一点,周围还在疯长,然后就站在那个楼上看上去像模型,这是我们现代一个误区,如果再不控制,人类地上最伟大的作品就变成一个小盆景,一个玩具,这是我们当代人应该警惕的一点。

住宅建筑承载着家庭的天伦之乐。
刚才说到宫殿,和它相近的就是住宅,那是一般常人的,但是那个我的见解就是天伦之美。作为一个合格的社会人,你得按照社会游戏规则来行事,所以不能动粗口,也不能当街打人,骂人,包括小孩儿。但是一进门以后,那个地方就是讲情。所以一个老爷爷,八十多岁了,爬在地上给小孙女当马骑,小孙女给他扎鬏鬏,这在我们所有的民居里头,院落里头,过去是常见的现象,这叫天伦之乐,而且往往那个空间不是厅,而是天井,就是沟通天地的。结婚的时候,大门一打开,一定要经过这个空间,一拜天地,二拜高堂,这是一种非常注重人际情感沟通的场所。

皇宫里头前朝部分,那就是等级森严,但是到后边,尤其到园林里头同样也是强调亲情。宫殿让你做一个合格的、合法的公民,包括皇帝也得循规蹈矩。我这儿说一句,我们的电视剧,宫剧里头多得很,你们查查所有档案,无论康熙、乾隆,坐在那个椅子上从来不扶不靠,不可能跷二郎腿,因为他是代表国家的形象。但是在园林里头,你们看看哪个是皇帝,哪个是大臣,看不出来。这个谜我很自豪,就是不停地思考,综合,然后突然参破。

在地下室一个被吵醒的夜晚,猛然参透一个建筑门内、门外两个世界的社会意义。
这个说起来也有趣,1994年,我跟我的好朋友每次会面以后,我就住在一个地下室招待所,那天正好晚上就在思考,为什么有了宫殿还要有园林,它们是什么样的文化现象。后来困了就睡觉,一个小厂的一个推销员,一进门,那个铁门就一声响,我就醒了,然后灯拉开,眼睛晃得够呛,他倒一会儿收拾完了,躺下去打呼噜。我就睡不着,就爬起来,突然恍然大悟,一个门就是代表两个世界,外部的世界,你必须作为一个合格的社会人,要强调自己的礼仪文明,我必须服从于这个外在的社会的游戏规则,这个无论如何对个人是有压抑的。进入门以后,你当膀爷也可以,穿个大裤衩摇着扇子,这个就是两种不同场所,审美的内容、方法也都不一样。然后一下恍然大悟,最后去读文献,果然丝丝入扣,全部都扣得上。就是用毛泽东的一句话,感觉到的东西你不能够立刻理解它,理解的东西你才能够更深刻地感觉它。

比如说你们到北海的画舫斋,你看了以后一理解,皇帝在最小的空间里头读圣贤的书,就是让自己内在的世界叫作镇心。接着出来就是古柯庭,和八百年的一个经历了很多朝代的古榆树对话,把它当作一个贤臣,接着出来就面临一方方塘,就是和老百姓对话了。那是很完整的一个园林,你把这个理解以后一步步走,你觉得这个意境非常深远。但是后来因为不理解,结果把那个门改成窗了,整个这个设计意象全部破坏。这种因为对古代文化不了解,我们在现代文物保护当中还有很多误操作,在座各位有很多学建筑的,所以做一个项目前一定要严格调查,接着是认真地去挖文献,理解以后再做,往往就可以做到位。

建筑之美就是一句话,你一定要多走多看,光走光看还不够,一定要读读专业的书。
建筑之美就是一句话,你一定要多走多看,光走光看还不够,一定要读读专业的书。我尽管现在把外语彻底扔了,但是我始终是按照洋人的思维方式去在关照中国文化,然后它不都是小脚,不都是辫子,也都不是宫斗剧,它有更多的值得我们今天学习借鉴发掘和弘扬的。洋人当代哲学、美学能够考虑到的问题,你一追中国古代文化全有。因为这个文明,起码从孔子以来两千五百年,是一个非常理性的关注现实的一个文明。牛顿有句话人人皆知,站在巨人肩上,这巨人不是某一个人,而是一个时代,这种情况去解读当然不一样。所以更多需要靠你自己,第一个尊重古代文化,还有尊重现代大师的研究,然后我就仅仅是点个卯,抛砖引玉,谢谢大家。

开讲啦王其亨演讲稿:探寻中国古建筑之美》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