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啦吴红波演讲稿: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外交官?

我做一个小小的调查,1978年和1978年以前出生的咱们在场的有没有?太嫉妒了,你们太年轻了。我为什么说这个呢?1978年,在我们共和国的历史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大家知道,我们的改革开放从1978年开始起航,1978年全国恢复全国性的考试,选拔出国留学生。我是1978年经过考试考取了出国的资格。别的事情我都忘得差不多了,但是有一件事情我永远不忘。我们五个留学生,第一天到新西兰外交部去报到,进了外交部以后,那个外交官看到我们,有点傲慢地说:“你们是不是越南船民?”为什么呢?1978年的时候,有一些越南人是被迫离开了家,坐着船变成了难民。我就非常清楚地告诉他:“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是留学生。”对方马上要道歉。这里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外部世界对于我们的认知非常少,当然今天他不会这样了,因为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一旅游大国。

1. 从“战争与和平”到“和平与发展”,我见证了中国外交的风风雨雨和现在的大好前程。

可以说我的外交生涯,作为一个初级外交官到高级外交官,到国际公务员,我见证了中国外交的风风雨雨和我们现在的大好前程。1978年以前,我们对国际社会的判断主要是“战争与和平”,小平同志在1978年作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就是世界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从“战争与和平”到“和平与发展”,一词之差,对我们整个对内政策和对外政策起到了决定性的深刻影响。那么1979年中美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1989年中国和苏联恢复了两国的正常关系。1978年到1989年叫转变观念,改革开放。1989年以后到上个世纪末1999年,我把它叫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在这个期间,我们用非战争的和平外交手段与英国和葡萄牙谈判达成协议,收回香港和澳门。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时间节点。我参加了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跟英国人谈判谈了十七年。从一个初级外交官做翻译到后来作为谈判代表,到最后做到了首席谈判代表。

2. 跟英国人谈判了十七年,香港终于回归祖国的怀抱!

我作为一个年轻的外交官,深深受益于老一代,我们的老同志谈判有的都晕倒了,吃了点药,爬起来再干。同学们,一百五十六年,我小的时候看地图,你们现在看不到,那个时候的地图上,香港下面是括号英占,澳门下面是括号葡占。让我久久难以忘怀的是香港回归的那一天,英国人说,我们一定要在外面搞交接仪式,我们背靠着维多利亚港,星光灿烂的夜空,多么浪漫。因为我们查了香港的六七月份经常是滂沱大雨,我说遇上雨怎么办?没关系,我们保证没问题。他反提一个问题,你在屋子里那国旗它飘不起来啊,没风啊,我们当时说这个可以有。我们就开始研究,下面有个鼓风机,中间一个空心管,上面一个倒三角。它这个旗下面是不飘的,一到那个倒三角,那个风过来,一下这个旗就展开了,最后这个还申请了专利。

还有一个使我非常感动的,我以前没有见过咱们中国的仪式,又吹小号,又军乐队奏,没有。但这次是有,中国的军乐团和英国的军乐团,就是有点像斗艺一样,你来一曲我来一曲。一开始大家都没有注意,因为都是些优雅的乐曲,但是突然有一个音乐,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中国人,就是《歌唱祖国》那个曲子。“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从我们后面海外来的这些华人华侨首先开始鼓掌,带动了全场鼓掌,那时候我们在那儿真是热泪盈眶。一百五十六年,香港回家了,我们欢迎你。

3. 我们可能成为消灭贫困的第一代,也有可能是挽救地球的最后一代。

从2000年开始到现在,虽然国际风云变幻,我们也有些压力,但是我们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在逐渐上涨,我们的影响在扩大,中国的国际利益也逐渐得到延伸。我到联合国是2012年,有些同学们知道,在2000年的时候制定了一个叫“千年发展目标”。“千年发展目标”的第一条是要从2000年到2015年,把全世界的绝对贫困人口减半。这个目标在2012年提前完成,而完成这个目标贡献70%来自我们中国。2015年“千年发展目标”到期了,下面我们做一个什么样的规划?就这样“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上了议事日程。我们为什么要搞可持续发展?比如说我们现在全世界多少人?七十六亿人。按照现在的人口增长到2050年我们可能至少有九十亿人在这个地球上。到本世纪末,我们需要三到四个地球的能源和资源来满足人类的需要。这可能吗?答案是否定的。全世界最穷的地方在哪儿呢?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他们一年生产两亿三千万吨粮食,发达国家一年浪费的粮食是两亿两千万吨。每年我们人类向大海里倾倒的塑料废品八百万吨。我记得有一句话,既鼓舞人心也很悲壮——我们可能成为消灭贫困的第一代,也有可能是挽救地球的最后一代。

4. 2030年可持续发展协议是如何达成的?

可持续发展,一百九十三个国家,各国发展的水平不一样,各国的诉求不同,这能达成一个协议吗?同学们,难啊。我在菲律宾当大使的时候,有一个人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说:“你能够把三个菲律宾的参议员请到一个房间里,他们能平心静气地谈五分钟,你是伟大的胜利。”我当时呢就想,一百九十三个大使坐在这里头,一个人说话五分钟,这一百九十三个轮一次恐怕得两天,是吧。就这样选出三十个国家代表一组国家。不行,这一开会吧,前面就坐三十个国家,后面坐的那些国家全来了,一个没少。就说整个可持续发展是所有的国家都参加了,我们联合国经社部,我领导的有五百多个联合国工作人员,做了大量的工作协助,各国政府最后达成了一个协议,十七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一百六十九个具体目标,这是自有人类以来,国际社会所有的成员国坐在一起,心平气和地为我们今后十五年的发展制定了一个规划。这个协议在2015年的9月25日由联合国大会通过。

5. 我们的祖国在过去四十年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这与我们国家对形势的战略判断,和我们的政策有关。

大家说你讲中国外交和可持续发展有什么关系?来了,划重点了。2012年联合国开始讨论可持续发展目标,2013年,我们国家主席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和一个非常重要的倡议:一个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个是“一带一路”倡议。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与“一带一路”所追寻的目标是完全契合的。联合国秘书长他说,上个世纪,国际社会在讨论究竟是陆路交通重要,还是海路交通重要,他说现在这问题不要争了,习近平主席给解决了,解决的方案叫“一带一路“。 

我们的祖国在过去四十年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这与我们国家对形势的战略判断,和我们的政策有关。作为我个人来讲,我不能说我自己做得很好,因为我前面还有七位同样优秀的中国外交官。从1972年唐明照先生开始,那么我前面就是沙祖康,我后面还有刘振民大使。做一个优秀的外交官,首先第一点要有强烈的爱国心,第二个就是要有强烈的进取精神,一个人你再优秀,你再聪明,非常有限。人生价值的实现在于把你的事业和国家的事业、国家的利益融合在一起,才能找到你人生的真正价值。在座的都是年轻人,我刚才有点嫉妒你们,我相信在座的年轻人,会用你们的辉煌成就让祖国和人民为你们感到骄傲。

点击量:2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