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啦任辉启演讲稿:科研战场上的诗和远方

工程防护,其实大家一点也不陌生。

同学们好,近四十年来,我一直是从事武器毁伤效应与工程防护的研究。对于工程防护这么一个问题,大家一点也不陌生,比如说八达岭长城和护城河,都是经典的防护工程。就连我们的天安门城楼,城门上的那个门钉,大家看到黄黄的,圆圆的,最早也是用于防御的。大家知道,攻城先攻门,攻门先用火,攻城方在弓箭的箭头上绑上棉花,浇上油脂,甚至还有什么硫磺之类的东西,点着火以后就射向这个城门。箭射出以后,碰到这个非常光滑,半球形的圆钉以后,箭就飘落一边了。古人很聪明,到目前为止我们仍然利用这种结构的不对称,导致阻力不对称,而使来袭的钻地导弹偏航的这样一种偏航技术,我们继续地应用,继续地发扬光大。

防护工程实际上经历了四个典型的阶段,最早我刚才讲的,就是冷兵器时代的这种城墙城池。热兵器时代以后,坚船利炮东西都出现了,那么出现了要塞和阵地工程的防护体系,像炮台、马奇诺防线,都是一些典型的代表。核武器时代,我们深挖洞,把我们的盾牌建到地下去。进入信息化时代,我们是信息化很强的综合的防护体系,我们这个研究所有个所训,就是“铸盾强国防,科研为打赢”。

作为军人,不讲条件,打起背包就出发。点到名,答“到”;接受任务,答“是”。

我毕业到单位以后,就让我去西北执行一次任务,当时我从北京押运物资,往西北去。当时时值盛夏,天气非常炎热,在靠近中午的这个时段里头,是没有人敢攀越这个天山的。但我们任务紧急,做了一些准备以后,我们车队就出发了。当时有经验的司机告诉我,我们要做好准备,一个呢这个汽车要开锅,不断地加水,我们带好水,第二个呢要用棉被,把这身体要裹起来,剩下这个头和手啊,露在外头。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冷了要盖被子,这个热得人受不了的时候,照样也要盖被子。我们要翻越的这一段,是这个火焰山的边缘,火焰山曾经创下83.3度的地面高温,那真正的是把鸡蛋放着一会儿就熟了。我感觉到了热浪过来,就像在游泳池里头,比呛水还难受,脸上火辣辣的,起了好多小泡。到了现场以后呢,又迅速地进行地下工程结构的构造,搞辐射测量的人告诉我说这个地方的辐射强度还是有点高的,你们不能待的时间太长。但因为这个时间是卡死的,我们一天要工作十多个小时,尽管大家都知道这个核辐射很强,但是没有人因为这件事情畏缩不前。

几个月下来,都是小伙子,包括我在内当时都是,我们连走到帐篷的力气都没有,中间要休息好几次。那天气也是非常热,那个帐篷是一个半地下的,苍蝇特别多,就这样,大家一躺下就呼呼的睡着了,那苍蝇满脸满身都是,照睡不误。这个任务呢非常顺利地完成,保证了试验的如期进行,试验取得了非常丰富的成果。我回到单位以后不久,也经常感觉到头晕,有一天在下班的路上,眼前一黑就晕倒在地,正好我们那个组长,及时地把我送到门诊部,又转送到医院,白细胞只有一千七百多,正常应该在五千到九千这个范围吧。这个核辐射还是很厉害的,但是我们搞武器效应,心里头只有国家,只有事业,只有我们非常宝贵的核数据,作为军人,不讲条件,打起背包就出发。点到名,答“到”;接受任务,答“是”。

军人的分工不同,使命一样,这种使命就是报效国家。

搞武器效应一定是在最前面,否则的话,你得到的数据是没什么用处的。烟云还没有散尽之际,就从掩蔽部里头,穿着白大褂就冲出去了,到现场赶快要回收数据,这些数据价值连城。2005年,当时按照真打实备、严谨科学的要求,进行了一次全军性的大规模的演练活动,有几十种新兵器、新装备,要针对地面目标的这个毁伤。我带领的这个团队呢,就是要准确地评估这些新弹药它的作战效能,以及这些地面工程的抗毁能力,那么为了保证它的测试效果,和尽可能缩短这个量测电缆的距离,我们就把这个量测间放到了这个打击区、落弹区里头,修了个掩蔽部,这样我带着搞测量的几个同志,就每天待在这个里头,进行实时的数据采集。

有一天,第一波次的高强度打击以后,我们发现了我们这个居高临下的一个镜头不回传信号了,我迅速带着光测人员,冲向那个高速录像的相机,结果发现在唯一暴露的一段连线上,被弹片削断了。我们迅速地剥线接线,这一波次打完以后,到第二波次,中间时间三十分钟,这是额定的。在这个期间,场地里头不能出现任何情况,我们一看只有十分钟了,我说我们从那个高台上往下跳,我一下跳下去,结果呢有一个朝上的钉子,在那木板上,把我这个前脚掌,一下就扎透了,当时感觉到像触电一样,但我并没感觉到太疼。自己拔也拔不出来,后来他们两个人,一人抓住木板的一头,帮我把这钉子拔出来,完了以后我说赶快跑,就像姜昆讲相声,后面有只老虎在追,结果比老虎更厉害。当我们进到掩体的时候,第二波炮火已经覆盖过来了。

在晚上的例会当中,他们对我们这种作风给予了肯定,但是也对这个危险的举动给予了批评。这次试验,我们顺利完成了这次演习任务,获取了大量的常规武器的数据,为我们这个常规武器数据库的建设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军人啊,有的在边防一线站岗放哨,有的在前沿战场随时准备打仗,有的呢在科研战场上,那么分工不同,使命一样,这种使命就是报效国家,是军人的神圣职责。

我们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我们希望没有战争,但我们并不惧怕战争,能战,方能止战。

人类的战争发展史,攻者利其器,防者坚其盾,这么一个发展历程。当前高技术武器快速发展,战争形态剧烈演变,我们防护工程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机遇。对于我们一些战略目标,甚至包括一些重要的经济目标,我们是要很强的防护的,那么在我们的防空体系里头呢,肯定要考虑远程的、中程的、近程的导弹拦截系统。但是有很多这个导弹,大家都知道,它的突防能力、隐身能力很强,它总是有漏网之鱼的,到最后这个足球已经踢到快进门了,那这个守门员就得扑上去了,我们这个项目就类似这么一个课题。这个项目呢,我带领团队,倾注了二十多年的心血,这个项目演示验证的成功,让我们工程防护,由过去的传统的结构防护,向信息化综合防护,迈进了一大步。

岁月流转,由当年的十几岁的青少年,已经变成了两鬓斑白的老同志。有一天我从这个办公室,夜晚回宿舍的时候,在路上看到秋风瑟瑟,黄叶纷飞。抬头仰望星空,云浮河汉,弯月如钩。始知霜鬓催人老,宿志不移日月长。不管岁月如何变化,我将始终牢记使命,国家的强盛,人民生活的安定,这是一个天大的道理,这个道理,要管住那些所谓的小道理。我们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我们希望没有战争,但我们并不惧怕战争,能战,方能止战。让我们捍卫我们这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盛开的这么一个美丽家园,护卫这片蓝天白云下的绿水青山,谢谢大家。

点击量:199

开讲啦任辉启演讲稿:科研战场上的诗和远方》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