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演说家陈志朋演讲稿:中年叛逆男人的自白

我记得在走时装周的时候,刚才我有说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的时候,因为高跟鞋一断了,断了之后就摔了,媒体就说我作秀也好或者是什么。但是,对于这样的一个新闻报道之后,就有很多人对我很多置疑,说你为什么要做一个不称职的歌手?或者是做一个不称职的演员?但是对我来说,我做一个能走时装周的模特也只不过多了一个标签而已,是吧?

所以我回想在2017年的时候,我开始被媒体发现就是在北京有一个活动的时候,那天我染了一个绿头发,所有媒体报道就说哇,陈志朋疯了,陈志朋染成这样了,他肯定是搏眼球,他肯定是想要干什么。这新闻接踵而来,我非常害怕。因为其实我很害怕,那个时候好象一点小事情,我就觉得我特别的怕被发现。就好象跟我的工作有点不一样,但是后来媒体自己去找的,在2016或者2015年的时候,我到很多的城市去演出的时候,因为我自己工作的一个态度,我很不喜欢在这个城市的时候,是一个颜色,下一个城市的时候,又是一个颜色。

所以,我那个时候就当下我就觉得说这个城市是可能黄色,下个城市橘色。那我觉得自己也开心,开始做自己也挺好的。后来媒体自己后来去寻找这些问题的这个关联之后,他们发现我不是搏眼球,这是本人对这种时尚的这种喜好.

接着要说,就是我的从小的时候,我对我的父母亲的这个印象当中,他们从来没有吵过架,就像我刚才也说了,他们现在八十多岁,爸爸永远都会夹菜给妈妈吃,然后妈妈就会乖乖地吃。为什么?因为我看得到我的原生家庭是一个很幸福美好的。但是呢,我们家有五个兄弟姐妹,这五个兄弟姐妹到现在其实我们都会讨论,有个问题,我们好象都不太会吵架。

因为父母亲给我们从小的教育,就是我们要不卑不亢,不可以动不动就跟别人动气,动不动就跟别人耍一些心机去争吵。所以导致到后来,别人就说我们在面临面对事情的时候,就特别的处在角落的那一位。所以很多人都会说,你会不会是性格上面太过软弱或等等之类的。所以,这也能够衍生到一开始最早出道的时候是十几岁的时候,所以,公司给予我们的人社,因为年纪实在太轻了。

所以公司给予我们的就是乖乖地,然后普通话不标准的时候,就是台湾地区有出那种报纸,叫《台湾日报》旁边都有写拼音。所以,那时候我们经常都拿那个念什么的。然后,公司给予的一些都是很合理,因为当时才17、18岁。所以,就慢慢慢慢形成所谓的人社。一直到后来,当然在工作方面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比较沉寂的,就是消失吧。

然后在今年3月份的时候,我推出来一张全新的专辑,叫《千面》,这张专辑有8种造型、8首歌曲,8种态度、8种不同的陈志朋。所以当时,我们在讨论制作的这个过程中,我就想说,那我可以做做我自己吧,因为我自己是学美术的,画画不是特别好,但是理念概念非常强。我可以把所有的流行元素放在自己身上。所以当时我就想说,我可以穿好看的衣服,我可以穿我想穿的衣服,不计任何年龄、数字。我今年48岁了。所以,很多人会看不出来我到底是几岁,因为我觉得这是一种心态问题.

然后到后来,我就想要说唯一的改变自己就是跟父母亲沟通。当然,我的父母亲他们是属于比较中国传统的这样一个传统思维,所以,我那时候就想说,要不要打耳洞?让自己在这个专辑上面有一些新的突破。那你想四十多年来,我为什么一直没有打耳洞,要在这一张打耳洞,是因为我父亲跟我说过一个故事,他说你知道吗?陈有亮是谁?我说陈有亮如果知道野史,应该都知道,他是跟朱元璋一起打拼天下的。

但是后来,他原来可以拥有地位的这样一个身份,可是他从小身体就不是特别好,体弱多病,于是他父母亲就帮他打了一个耳洞,如果大家知道这个野史之后,你会发现,他后来没有当成皇帝,而变成是朱元璋的天下。两个耳洞在新专辑的唱片封面拍完之后,我看不到改变,因为我老觉得我这一面最帅。是永远看不到耳洞你知道吗?怎么拍都看不到,正面我显脸肥,所以永远是这样的,就看不到。对这个专辑就没有加分。后来,我就隔了一段时间,应该说打耳洞的那个时候,传统的这种家庭,都会去算所谓的这种黄历。

找一个吉时。其实每一年会有一天是可以打耳洞的最好的那个日子。我就查查黄历。所以那个时候,我父亲就说问问你妈妈。我说好。最后他问的隔天,他说明天就是可以打耳洞的日子。

我马上就跑去打耳洞你知道吗?打的我就很疼,但是也打歪了,但是也开心。在这个专辑之后,我一直看不到这个耳洞的效果。之后,我有百思不得解,就想很多的办法再跟我父母沟通,我说爸,那个你可不可以问一下妈妈,我可不可以再多打几个耳洞。不要吧,男生,打了两个已经给你很大的面子,还打什么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因为你经常看黄历,这种有一些说法可以调整。

然后我父亲不经意地聊出一个话题,他说其实打耳洞,打一个洞是一个含义,打两个洞是一个含义,打三个洞又是另外一个含义,但是打到第四第五就是富贵。我说,我心里电话,电话这边我很爽。点点点富贵,那你是不是答应我能够打点点点富贵,那就是五个洞啊。我父亲顿时就不说话了,他说我没有说,我说你刚才说了五个洞。我说你不要问我妈了,然后挂完电话我马上出去打,打了这个耳洞就出来了。

所以在做这张专辑有这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之后陆陆续续的新闻出来的,包括在台湾地区的新闻也好,或者在任何地方的新闻也好,都会看到陈志朋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又泡在浴缸,有裸女,又在水里可能露一点肩什么什么的。当时我就在想,我的父母亲接受我打耳洞之后,他们在看到这类新闻会怎么办?还是忐忑呢?因为毕竟八十几岁、七十几岁了。后来我就打电话,我那时在广州拍戏,我就问我父亲,我父亲就说,你妈妈就是,就是那张照片,报纸上面,你跟两个裸女,我说什么裸女?他说有打马赛克了。

就是,把重要部位遮了,然后基本上我也没怎么穿。后来在台湾的那个报纸上,就是特别大的篇幅。我就问说那妈妈看了怎么样?我父亲就说,你妈妈只有吐个舌头。我说吐个舌头是什么意思?他说,很好看哪。哎呀,我当时心理就放下来了,你知道吗?就是我特别能够感受到,因为我妈妈是作美容美发的,所以在对美的这种东西,她能够接受度特别强。而且她远超于,就是我父母亲这种对审美,对自己儿子的这种爱,超越很多在网络上留言的网友。所以我觉得,我就觉得我必须得在第一时间,要跟他们分享,我就是说现在我做的是什么样的自己。

就是,把重要部位遮了,然后基本上我也没怎么穿。后来在台湾的那个报纸上,就是特别大的篇幅。我就问说那妈妈看了怎么样?我父亲就说,你妈妈只有吐个舌头。我说吐个舌头是什么意思?他说,很好看哪。哎呀,我当时心理就放下来了,你知道吗?就是我特别能够感受到,因为我妈妈是作美容美发的,所以在对美的这种东西,她能够接受度特别强。而且她远超于,就是我父母亲这种对审美,对自己儿子的这种爱,超越很多在网络上留言的网友。所以我觉得,我就觉得我必须得在第一时间,要跟他们分享,我就是说现在我做的是什么样的自己。

所以,但是回观,就是说小时候,因为父母亲对我们的教育太过于传统,就导致很难跟自己相处。就是你不懂让自己把心打开。我想天底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亲,那如果有的话,那中间可能是隔壁老王的吧。我觉得也是如此。

所以,到现在,我就想说,或许这么多年,某些时候的自己是处于比较压抑的,所以,我必须得听从他们很多的这个想法跟思维。所以,到现在,这么多年以后,四十多年以后,我打了耳洞,然后他们没有不开心,也没有觉得愤怒,反而他们觉得我很快乐,这是他们最开心的这样一个。所以,我觉得现在想想,为什么当初没有及时早一点去跟他们去沟通。可能我现在会更加地开心、快乐。

点击量:6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