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欢迎访问我的博客!

婆媳之间,何止是缘分


August 27, 2019 93 次阅读 评论

mmexport1566860429555.jpg
婆婆离开我们的时候,我的儿子才二岁。她的相片一直挂在餐厅的墙上。

昨晚上吃饭的时候,排骨,牛肉,都是两个孩子爱吃的菜。我对儿子说:“明天是你奶奶的生辰了,如果她在世,一定会不停地往你碗里夹菜,而不会夹给妹妹。”

儿子一个劲地笑:“奶奶真的会这样做?”女儿不干了:“奶奶这是重男轻女,不过没关系,爸爸妈妈哥哥都会夹给我。”我说:“奶奶确实更喜欢男孩子,你们姑姑说小时候常挨奶奶的打,可你们的爸爸却从未被打过。”

每当姐姐说起婆婆对待她和老公有些偏心的往事时,我是绝对相信,完全想像得到的。

婆婆是突然离世的,一些事情没来得及交待与告知,包括存折密码,公公握着存折很茫然。他问姐姐和老公,姐姐摇头,老公却说出了一串六位数。

钱的密码,这样私密至及的秘密,除了自己还有另外一个人有一把心匙,这种爱是骨血之爱之深的最高体现吧。

饭后,我收拾着餐桌,抬眼看着相片里永远没有老去的婆婆,五十多岁的定格,是我记忆中的模样。做她的媳妇,时间不长,可是从与丈夫恋爱时起,关于婆婆的点滴,我都不曾忘记。

很羡慕婆媳关系处理得好的熟人朋友,也看过一些描述这种非血缘关系却似血脉亲情的融洽和感人故事。很可惜,自己并未做到。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我与婆婆的缘份太浅,或者就是事实,我一直认为婆婆不是很喜欢我这个儿媳妇。自认为长的不差脾气也不差,在亲朋好友同事中也是好评加身的自己真不习惯有人不喜欢自己,何况是自己开口叫妈的人。

恋爱中的人,偶尔也是会吵闹的,我和老公也不例外。我的指甲是那种水指甲,很薄,一入水可以撕断,但那时候我的指甲好像又很锋利,一旦唇枪舌战,我身手敏捷,指甲就喜欢往老公脸上脖子上划,他若没躲避及时,就难免留下个不愉快的印痕,微痛微红微痒。

婆婆发现了,就心疼得不得了,带着责备的口气说道我们:“这男人头,女人腰,不要这样搞。”我知道,她是责怪我。

而我只有两个武器对付不是冤家不聚头的对手,另一个就直接生气不理人。恋爱中的男人是一日强二日软三日贱,没人理他丢了魂似的,怎能可能不来死缠烂打,低头说好话。

生气又要人哄,这样的状况婆婆也是不喜欢:“这要是结了婚,天天在一起,动不动就生气,谁受得了?”其实她和我都不知道,有的事情是始于恋爱止于婚姻的,钓到了鱼是不会再喂鱼饵的。

婚后第二年的一天,和公公一起住在乡下老屋的婆婆来了,当时我正好怀孕不久。后来婆婆回去,才半个点钟,又折回来了,我以为她丢了东西。结果她一脸的笑容,提着两大串葡萄放在我手里:“吃葡萄,吃葡萄,告诉你个事,你肚子里是个男孩,才路上碰见个算八字的,我问了他。”

mmexport1566860440697.jpg

母凭子贵,葡萄真甜。

生孩子那天,我爸妈和公公婆婆,老公,都守在手术室外。当医生推门向家属报喜:生了,一个男孩!一向淡定的婆婆兴奋得支撑不住,瘫坐在地上,半晌才被我爸妈拉起:亲家母,你太高兴了。婆婆有点不好意思:“其实男孩女孩我都是一样喜欢。”

果然,婆婆特别疼她的孙子。那时候在创业之初,临产前一天还在上班,没休息过一天,满月就匆匆返回岗位,一个摇篮跟着走。婆婆耐得烦,随我早出晚归带孙子,抱着满条街地跑,带小孩也有经验,带得干净白胖。

孩子满六个月后,我就让婆婆在家带,白天吃奶粉和辅食,晚上我喂奶。别以为婴儿混沌无思维,一到晚上六点就寻我怀中的口粮。有一次,我工作有事耽误了,七点多才回家。婆婆正抱着啼哭不止孩子边走边哄:“搞得这个时候回,不晓得我的孙孙饿,都哭哑了,作啥孽!”疲惫不堪的我心里窝火:“妈,我又不是玩去了,你可怜他,他是你的孙子首先总还是我的儿子吧!”

虽未起更大的冲突,但婆媳关系就有了微妙的变化,也可说是心存芥蒂了吧。婆婆是相当强势的,而我在娘家受到的家教是宽松形,疼爱为主,打骂全无。现在一进家门,就有紧张感,我根本适应不来。

但自己的小店才起步,不努力不行,自己也是累在其中乐在其中,所以我还是会因为工作而迟下班,如果儿子哭闹,婆婆不再说我只是脸上没了笑容。有一天,我晚归,婆婆抱着孩子,孩子嘴里竟然含着她的奶头。我惊急得要崩溃:“妈,你?”婆婆一脸的无奈:“今天实在是哄不住了,才出此下策。”

这一个小细节,在我的心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阴影。年轻又要强的自己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谁,只好选择开始逃离,一早出门上班了心就自由了,偶尔我会晚上带着孩子回娘家住。

小孩子有个头疼脑热很正常,特别是八个月隔奶后。儿子一病,婆婆屡次说:“说了走不得你娘家那个方向。”

那时候我总是怀疑“爱乌及乌”这句话的正确性,婆婆爱儿子爱孙子,为什么不能站在我的立场替我考虑考虑呢?

我终于选择了自己带,早上出门就带走。

婆婆很是放心不下,但也没有反对。儿子满一岁时,婆婆去首饰铺打了一对很精致的银手圈和银脚圈,说是避邪。我是最不信那些的,但还是给儿子戴过一阵,由于穿衣服洗澡不方便,后来收入了保险柜。

又带孩子又工作,体力与精力透支着,好累好累。儿子一岁四个月时,老公四下找幼儿园,终于有一家小幼儿园愿意收,双倍入托费。有两次我去接儿子,老师都说他奶奶今天过来了,守了半日才走。

我听了,心里很堵,愧意频添,其实我本不是要破坏婆婆的天伦之乐,我只是自己受不了那种紧张与焦虑。想过将儿子送回婆婆手上,但自尊又指使着我继续逃离。

青春充塞着忙碌与傲气,关于亲情与生活中打下的结,不屑于去解释和解开。以为绕着一个大男人一个小男人缔结的婆媳关系的长路才开始,尽管有停滞有疑虑,但终究来日方长。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带走了尚在年青的婆婆。最爱自己的人不辞而别,死别,是残忍的,我从老公生无可恋的眼神里感觉得到。一刹那,许多的释语如梗在喉,欲诉无语,欲哭无泪。
mmexport1566860773271.jpg

日子一天天向前,往事一步步退后。

追忆一个人,其实是因为记下了许多片断。我记得初次见面,婆婆说,我们一样的囗味,喜欢吃辣喜欢吃鱼头鱼尾。我记得我们在冬天的寒风里大街小巷地逛,手挽着手,寻找一件过年的新衣。我记得婆婆说,把家交给你我是放心的。我记得老公开着微型小货车,婆婆坚持让我坐副驾驶,自己坐在货厢里……

多年后的记得,终究是一种单方面的心潮起伏,永远得不到回应。

我回思那短促又拘促的光阴,其实自己始终不是孤单的,因为老公在身旁。而婆婆一直是一个人,自从我进入她的世界。我是新成员却又无意中成了她的掠夺者,而我一无所知,一脸无辜。婆婆一向是相当强势,在外人面前从来吃不得亏的人。回想当初,待我是算柔和了。

婆婆最大的不好,无非是太爱她的儿子她的孙子。我也爱他们,如果说爱乌及乌我也应该站在她的立场去思量。

年轻时,是想不全的。想全了,就只能是想了。

婆媳一场,缘份何其浅?

今天是婆婆的生辰,早上匆忙出门了,两个孩子在家,我交待儿子,中午做好饭先给奶奶磕头。儿子慎重地点头:奶奶的样子我记忆中有,爸爸就长的像奶奶。

婆媳一场,缘份已深深。

我的孩子的血脉里流淌的有婆婆的血液,基因里有她的模印。烟火氤氲,五谷生香的餐厅,是家里最为实在的温馨团聚之处。婆婆天天看着,守护着,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她的手心手背。

有一天,我梦见我们相亲相爱了,我醒了,才猛然惊觉:我们,早已是陌路。

标签:婆媳,缘分

最后编辑于:2019/10/13 19:45




爱,就供养;喜欢,就打赏!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