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此主题请联系QQ:44041193

开讲啦刘仁俊演讲稿:“长江女神”白鱀豚

February 17, 2020

与“长江女神”白鱀豚结缘

我们最近公布了一个消息,2020年的1月1日的零点开始,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捕。国家下这么大决心,不得了的。为什么呢?在1954年我们长江流域的渔业捕获量是四十三万吨,到2011年我们渔业捕获量不到十万吨。我们长江流域生态越捕越糟糕,鱼越捕越少,老百姓越捕越穷。长江流域现在水生生物有四千三百多种,是生物物种多样性的基因库,鱼类四百多种。鱼类对长江生态系统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它是一个晴雨表,鱼少了,对于其他生物也是很大的威胁。在我来参加工作这么多年,眼看着水生生物一个个地消失。比如说我们现在讲了,白鲟就消失了,长江的鲥鱼现在你们看不到了,还有凤尾鱼也不行了。我最痛心的是我研究的白鱀豚,我也眼睁睁地看着它消失了。

刘仁俊.jpg

白鱀豚是一种哺乳动物,只在中国长江有。白鱀豚在长江里头是非常神奇的,人家都说它是“长江女神”,很敬重它的。七十年代开始,外国很多专家,都给我们国家领导人写信,有的要来租一条船,到长江去考察白鱀豚,有的要一个平方厘米的皮做研究,有的要一毫升的血,要研究血液。好多国家都来研究白鱀豚,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们1978年10月份,组建了白鱀豚研究组,从此以后就跟白鱀豚结上缘了。

救治白鱀豚淇淇

1980年1月11日晚上,我接到湖南岳阳城陵矶一个电话,是水产收购站一个同志打来的。他问我:“我有一头白鱀豚是活的,要不要?”我说:“要,我马上来。”向所里面借了一台破吉普车,叫了几个同事,晚上九点钟出发,早晨大概五点钟左右,到了那里。看到有一个渔船,它这个白鱀豚,后头一个尾柄,尾巴很大,把它绑在尾柄上面,身体就丢在水里面,拖了过来了。我好心疼,靠岸以后,我就赶快跳到水里去,也不管冷了,用个担架赶快把它托起来,我的吉普车下面铺了稻草,铺了泡沫塑料,赶快把它抬上来。时间就是生命,饭也顾不得吃就开回来了。但是问题是,这渔民当时在城陵矶江边一个水凼子,在那里他把他船一堵以后,就要抓白鱀豚,抓白鱀豚呢,他一个人抓不动,怎么办?因为渔船都有铁钩子,用铁钩子,一下,颈上面把它钩住了,钩住了这样拉起来,这拉起来不要紧,四厘米直径,八个厘米深,两个对穿的洞,把它抓起来了。所以我养了五天以后,白鱀豚这个伤口就化脓了,化脓了以后,发高烧,就不行了。

天哪,我刚开始研究白鱀豚,我不会治,怎么个治法不知道,急得要命。后来想办法就到北京动物园请了两个兽医来。治病用什么呢?用双氧水消毒,双氧水是很厉害的,一放上去,皮肤上面受伤的地方就直冒泡。我怕它把这个双氧水流到鼻孔去就麻烦了,肺伤到了这不是要命吗?所以我就用一大把消毒棉花,就把它围在鼻孔边上,防止双氧水掉进去。这个消毒效果很不错,很好,可是我看到这对皮肤有伤害,后来第二次的时候,我就跟他说,你这双氧水不能用,他说不要紧,我们陆生哺乳动物都是这样用的,都是用双氧水来消毒的,他不肯。可是第三次一看,除了伤口以外,颈背部整个皮肤全部烧伤了,皮肤掉了,就不能搞。

他们就回去了,他也不晓得怎么搞了。你可以走了,我是养白鱀豚的,我怎么办?一天到晚想怎么弄,我家里还有两个小孩子,顾不得管了,只能看到白鱀豚,它是宝贝。后来我就想为什么会这样情况呢?因为它是水生哺乳动物,它再好的药,一换药以后,一放到水里马上没有用了,关键是这个问题。我想说人为什么会治伤的呢?就是搞纱布,我准备做一个背心,给它穿个背心,为什么呢?它有鳍子,它在前后把带子一绑,维氏油膏,生肌散,云南白药都给上好,上好以后,它有两个大洞嘛,有个引流纱条塞进去,塞好以后又用四层纱布,用凡士林给它盖在上面,盖上一遍。我就给它穿个背心,绑好,下水了。过了五天要换水,一回来,拿回来一看,把纱布一揭开,皮肤全好了。你看我们把土办法,就治好了白鱀豚的伤。

我们之间有很深厚的感情,只要我到白鱀豚池子里面去,它就会过来,把头伸出来,伸出嘴巴摇头晃脑,问你要东西吃。白鱀豚淇淇很乖巧,有一次它吃鱼的时候,一下把我咬住了,把我手咬住了,咬住了以后我觉得好痛。淇淇它认得我,晓得是我的手,不能咬,赶快就松开了,好乖哦。

给淇淇找个对象珍珍

白鱀豚越来越大,大了以后它成熟了,它总要找对象,我们在1986年给它捕了一头配偶,叫珍珍。那我怎么给它介绍对象呢?把这个淇淇跟珍珍能够互相认识,能生活在一起呢。它不能随便一起的,要咬的。后来我把它养在两个池子里,不同的池子里,因为这里头一个一米宽的缺口,它不过去。好,我有什么办法呢?一边珍珍,一边是淇淇,两边同时喂鱼,越喂越靠近,越喂越靠近,互相就认得了。有一个“人”在那里,它晓得有一个“人”在那里,它知道了,但是始终不过去。不过去没办法,有一天下阵雨,好大的雷哦,一记下来,把珍珍吓到了,吓过去了。过去以后呢,珍珍跟那个淇淇,两边游不靠拢,搞了个把月以后,它们互相就认识了。喂鱼的时候,我这淇淇从来不跟珍珍抢东西吃,让珍珍吃饱了以后,它才去吃,它怕珍珍。后来就逐步逐步让它互相亲密关系搞好。后来能够一起游,相处得很好,蛮好的。

后来由于我们珍珍得了间质性肺炎去世了。找了半天,找了个对象又不在一起。所以后来我每年带了三十多条渔船,六十多个渔民在长江里走,找白鱀豚啊,找不到啊,到处找,就始终找不到。到九十年代以后再也看不到了,我再找也找不到了。我对它,非常难受,非常对不起它,我没有给它找个对象,没让它成个家。多不好。我对不起啊,让你们失望了。

亲手将淇淇千刀万剐

后来我2000年退休了,2002年7月14日,余秉芳师傅给我打电话:“刘老师,淇淇走了,你要去吧,你要看一看,它走了,年纪大了。”我说:“余秉芳我不去了,你们搞吧,我不去了。”他说:“你一定要去,你不去不行。”为什么要我去呢?因为解剖这鲸类动物,我是一把手,要我去解剖。天哪!你想,我养了它二十几年,这么好的感情,我舍得动手把它千刀万剐吗?我不愿意啊!我心里不舒服啊!后来他们一定要我去,没办法,我只好去了。把它做成标本,现在白鱀豚馆里头,标本就放在那,我很少去,我去一看到这个标本,就看到淇淇可爱的样子,现在躺在那里不声不响的,我心里不舒服。

白鱀豚和白鲟的消失,给人类带来怎样的反思?

白鱀豚消失了,白鲟也消失了,它两个物种的消失,它留给我们什么反思呢?我总的一句话:是人把它逼到了绝路!它没有任何敌人,它的敌人就是人!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长江有一千多个湖泊,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因为长江里头浮游生物很少的,鱼吃的饲料很少,因此它主要是在湖里面长大的,长大了以后,鱼就从湖里面出来,出来以后就到长江深草里去过冬。可是,为了农业灌溉需要,我们长江里头一千多个湖泊,除了洞庭湖、鄱阳湖以外,全部建坝建闸了,把它洄游通道全部隔断了,鱼出不来也进不去,鱼不能繁殖后代了,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渔民要生活,要吃饭,他就要捕鱼,因此他就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捕。比如说有一种叫滚钩,滚钩是这一条船上面,挂了很多钩子,一挂上以后就抓到鱼了。抓到鱼以后,白鱀豚来了吃鱼啊,在滚钩上一刺以后,滚钩一下就把白鱀豚挂上了。这一挂上以后,它动啊,痛啊,一动越滚越多,那白鱀豚游不动了,只好闷死了。我们长江是黄金水道,要发展运输业,这是我们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开船就有螺旋桨,螺旋桨发出来的声音跟鲸类动物的发声有点相近。它就朝这螺旋桨碰上去,结果把白鱀豚脑袋打得稀巴烂,有时把身体一截两段,多的是,厉害吧。

一两种动物灭绝了,好像不是大事,实际上是大事,因为长江是一个整体,你一个环节断了,下面环节就跟着来了,最后其他动物受到了威胁,人也受到了威胁了。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头,粗放的经济发展模式下,长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长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问题在水里,但是根本的问题还在陆上,人的问题。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护长江水系,不要让它受到破坏,保护长江生态系统,这才是我们的根本。

2007年我们白鱀豚已经宣布了功能性灭绝,那么白鱀豚是不是灭绝了呢?世界上有一个公认的规矩,五十年以后再不见到这个物种了,你可以说它灭绝了,五十年之内,只能说它功能性灭绝。那么现在我们长江也保护起来了,拯救的措施也陆续成熟。我们在石首建立了白鱀豚保护区,它以前生活过的地方,有它生活的各种条件,不会受到人类伤害。因此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白鱀豚也好,白鲟也好,能够再看到它的身影,这是我的希望。谢谢。

打赏

标签:刘仁俊白鱀豚长江女神

最后编辑于:2020/02/17 08:2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