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此主题请联系QQ:44041193

开讲啦雷雨演讲稿:三星堆—西南最亮的那颗星

February 10, 2020

三星堆的谜题

很高兴有这个机会来到这儿,跟大家分享一下三星堆遗址的发现与三星堆考古的一些最新的成果。

雷雨.jpg

去年是2019年,恰好也是三星堆考古发现九十周年。我们知道中华文明最大的特质就是具有连续性,五千年来生生不息、连续不断,其他的文明都中断了。那么三星堆文明作为中华文明的一种区域性的地方文明,在它自身独立发展融入中原文明之前也是这样。从新石器时代的晚期,也就是距今四千八百年左右到距今两千六百年。两千二百年的时间就在一个遗址里面,人们在那儿生活,繁衍生息,可以说演绎了人类从野蛮社会走向文明社会一个完整过程。延续时间之长,在中国无人能出其右。

三星堆地图.jpg

刚才讲到,这么大的遗址我们开挖的面积不到千分之二的话,那么自然而然的,三星堆的很多谜题,甚至是基础性的问题,到现在都没有满意的答案,或者是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

有哪些谜题呢:
比如说三星堆是一个巨大的古城的话,那么它有没有城门?如果有,城门在哪里?道路又在哪里?
三星堆有人戏称它是“两河文明”,因为北面有鸭子河,马牧河又(把它)包在中间,既然是“两河文明”的话,那它的水网又如何,码头又在哪里?
三星堆既然是蜀国的都城,那么它的王陵区在哪里,蜀王埋在哪里?
三星堆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但是目前为止青铜的作坊也没有下落,找不到。王陵区没找到,青铜作坊没有找到。那么一号坑、二号坑之外,有没有可能有三号、四号甚至五号坑?这些都是谜题。

三星堆第三号祭祀坑已崭露头角

带着这些问题,这几年来我们在三星堆不断地进行了工作,进行一定规模的发掘,还有比较大范围的勘探和考古调查。幸运的是,2019年的12月,我们在一、二号坑的旁边发现了三星堆的第三号坑,这个是我们没有料到的。

那么这个坑是如何发现的呢?按理说现在三号坑报道的不是太多,但是它也算是官宣了吧。因为12月20日新华社发表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三星堆第三号祭祀坑已崭露头角》十四个字,就这十四个字,没有更多的消息有向外透露。在这里我愿意给大家多分享一些怎样发现的细节。

我们在祭祀坑周围的发掘都是开探沟,做小规模的试掘。有一天我在有一条探沟旁边就发现了一个遗迹的现象,按我们考古人来说叫灰坑,一个直角的,它跟周围的土截然不同。露出来大概可能有这么大一块,这个玻璃这么大吧,一平方左右。它离二号坑可能就跟这一排嘉宾差不多,就这个距离。我一想可能有戏吧,往下解剖一点看看,碰碰运气。

于是我们就往下做,往下解剖。慢慢慢慢地,深度变到了差不多一米左右。我记得是2019年12月2日,我们在博物馆开会。可能开了十多分钟,我们现场的负责人员吴长元发了一张照片过来,看见里面一块是绿色的,他说出铜器了。我说先别声张,当时我们一直坚持把会开完。开完了以后,我们就从博物馆赶到了祭祀坑的发掘现场。我们下去看,颜色还是很像三星堆祭祀坑里面出的东西,但是什么器物呢?我们都不认识,很窄的一溜。

还好,当天下午刚好陈德安老师他也在三星堆,来开会来了。听说了就急急忙忙跑过来,然后我们把他请下坑,就蹲下去这样,他眼睛不太好,摸摸摸。然后说了七个字,斩钉截铁地:“是大口尊,没问题!”

我们恍然大悟,一说真像真像,我们怎么都想不到。看来真是老同志,姜是老的辣。

出来的应该是大口尊的口部,口沿那一溜。我先声明这不是三号坑已经出来的,这张是二号坑出土的大口尊,作为一个对比。当天下午又在这个肩部,就是大口尊的肩部的这个兽头也露了出来。然后出现之后怎么办呢,那就扩方吧,找一找这个坑是不是完整的,到底有多大。

四天以后吧,就是一个长五米二好像是,宽两米二左右的规规矩矩的、长长方方的一个黄土坑露了出来。它的方向跟二号坑一模一样,大小跟二号坑几乎是一模一样,出器物的深度也是一模一样。我们就形象地称为它是二号坑的“孪生兄弟”,我们太激动了!

出来以后我们正在组织各方面的专家,尤其是文保的、科技考古的专家在做发掘和清理的工作方案。现在这个方案还没定下来,是就地发掘还是整个把它切割回去搞实验室考古。我跟大家一样怀着同样的心情,希望它早日把三号坑清理出来。希望三号坑像二号坑一样丰富多彩璀璨夺目。金、铜、玉、贝一个都不能少。

三星堆博物馆.jpg

三号坑的发现对三星堆考古有何意义?

那么三号坑的发现对于三星堆考古来说,到底有什么样的意义呢?因为我们知道一、二号坑是1986年发现的,到今年马上三十四年。对这两个坑的性质和年代仍然没有统一。那么到现在考古界和历史学界对于这两个坑是主要集中在两个认识方面——一个就是祭祀坑,一个就是亡国宝器掩埋坑,我称之为突发事件掩埋坑。

那么为什么认为它是祭祀坑?首先他认为这两个坑大小不一,确实一号坑要大一些、要宽一些。第二个就是坑里的器物,一号坑的年代要早一些,二号坑要晚一些。所以他们认为这两个坑应该是两次非常奇怪而盛大的祭祀活动而形成的,这是祭祀坑派的看法。

第二种看法就是突发事件掩埋坑。这派一开始就否认,这两个坑压根就不可能是祭司坑,因为没这种道理。他们认为这两个坑的东西,因为差不多快两千件东西应该是古蜀国的全部家当。除非他疯了,如果仅仅是为了祭祀,而把它全部砸烂然后再投入坑内,这完全就是一种自毁武功的行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他们就认为这两个坑是一次性形成的,为什么?因为这两个坑,一号坑、二号坑挨得也比较近,而且它们俩的方向也是一度不差。如果是两次形成的话,你想埋同一个方向,那是不可能完全重合的。那么他们认为一次性形成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一、二号坑出现以后,三星堆遗址开始出现衰落的迹象,与此同时成都地区的金沙遗址掘起。那么他们就有一个大胆的假设:这两个坑是一次突发事件引起的,非常有可能跟蜀国的统治阶层他们内部的争斗有关。正因为他们的内斗,可能导致了政变、改朝换代之类的事件,于是发生了迁都,顺理成章地迁到金沙去了。跟推理小说似的,确实有道理。

长期以来这种“亡国坑说”几乎是占了主流。现在好了,三号坑来了,搅局了。这个天平好像是已经往“祭司坑说”那一派倾斜了。为什么呢?因为一次性出现三个亡国坑的几率应该是不大吧。而且我们不妨脑洞再开大一点,如果还有四号坑、五号坑甚至六号坑,那怎么办?那它就完完全全地支持,这些坑就是严格意义上的祭司坑。如果是真的这样的话,哪怕只有三个坑,已经说明这个国家已经视祀如命。这也就是说三号坑发现以后要冲击很多观点,对它的认识要产生一个质的飞跃。

三星堆是域外文明吗?

那么讲了那么多的坑,其实大家最熟悉的最感兴趣的还是它的遗物。三星堆这么多年的考古发掘,一共出土了差不多两万件各种质地的文物,陶的好、玉的好、石的好、金的等等等等,象牙、海贝,一共有2万件。其中这个一、二号祭祀坑更是出土了一大批前所未有,从未见过的一些稀罕玩意。

这两个坑里面的器物除了像左边的这种玉戈和右边的铜尊、铜罍,可以找到来源,来源于中原地区以外,绝大部分都是从未见过的器物。就像这样青铜的雕像群,比如说这个青铜的立人像,青铜的人头像,戴面具的,兽面,青铜纵目人像,巨大的鸟头,太阳形器,还有世界上最大的青铜器,一共是3.96米高,是一号青铜神树。左边的青铜神坛明显的表现了当时蜀人对于宇宙的一种看法:上面是天,中间是人,下面是地,地界用神兽来表示。

三星堆虽然它的铜器比较怪,看上去是好像很多域外的文明因素,其实它的中国元素也不少。你看这个爬龙柱形器,典型的对于龙的表现。这个人头雕像,很多人认为三星堆人的人种有问题,不是黄种人。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件,这件器物他们认为是三星堆最写实的一件器物,其实不是这样。因为什么呢?因为他没有戴面具,其他所有人头像都有面具。面具嘛,自然轮廓感要做的强一些,所以给人家一种错觉,高鼻大眼睛,然后白人或者至少是西亚人,其实不是这样。

还要强调一点,我想借用李学勤先生的一句话,他说:“鉴于古蜀文明的独特性。如果没有对古蜀文明的深入研究,便不能够构成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完整的图景。”我们怎样来理解这句话:第一,李先生强调了古蜀文明的独特性,那确实跟中原不一样;第二,尽管它很独特,但是它仍然是中华文明的一个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刚才我也讲了,即便是最怪的器物、最怪的人像、最怪的祭司,他很多元素还是中国的,手里拿的牙璋、头上顶的尊、包括青铜立人身上的纹饰——云雷纹、回形纹都是中国青铜器上常见的一些纹饰。还有祭祀坑里面大量的玉器,这种用玉的现象也说明是中国的传统 。

玉璋.jpg

三星堆在显示古蜀国最辉煌文明的同时,也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明的内容,是中华文明在早期阶段丰富性和多样性的典型实例。我们通常讲到中华文明好像就是一根线,就是中原、中原、中原……好像中原一家独大。但三星堆的发现证明了长江流域,尤其是长江上游跟黄河流域相比毫不逊色,有些方面甚至超过了中原,超过了黄河流域。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我们可以讲三星堆是古蜀人在商代所创造的最辉煌、发展程度最高的地方文明。我们可以自豪地说,三星堆,你是西南最亮的那颗星!

谢谢大家。

打赏

标签:雷雨三星堆

最后编辑于:2020/02/10 14:3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