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此广告位招租 60/月

开讲啦曾小敏演讲稿:让传统文化焕发新的生命力

December 11, 2019

粤剧对我来说,是一种童年的记忆,是一种对美好的期待

其实站在这个舞台上,压力挺大的。这应该是第一次,感觉观众是在四面八方地看着我。

我先介绍一下,粤剧在我心目中的分量。粤剧对我来说,是一种童年的记忆,是一种对美好的期待。我记得,应该是刚刚上小学的时候,我父母特别忙,我经常在家里看不到我父母的身影。我上学回来的时候,每次远远地听到,有粤曲的声音,我就知道我妈妈在家,我就马上奔跑回家,果然是我妈妈在听粤曲,在搞家里的卫生。那种开心,那种心花怒放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非常有亲切感,这是一种归属感。所以从小,粤剧的种子,就种在了我的心里面。后来我就选择了考这个专业。

曾小敏.jpg

上粤剧学校的时候,我很多同学都学过粤剧,甚至有的是家传的。而我是一张白纸,当时觉得自己差距挺大的,身边的同学,他们已经会唱、会舞、会打,然后我什么都不会。但是我觉得输在起跑线,这个是不成立的,而是在于你有没有坚持,不断地小跑。我觉得奔跑太累了,容易受伤,而小跑它能保持住一种状态,能有延续性,所以我到了一个学期,就赶上去了。

戏曲是观众与剧中人物的情感交融,是现代与传统的对话

那么,什么时候让我对粤剧真正地沉迷进去了?我觉得是从我学的第一个戏开始。我第一个戏是《红梅记》的“放裴”,我演的是李慧娘。因为这个戏难度很大,它除了很多的技巧动作以外,是恋人之间生离死别的情绪。所以我没办法去表达那种感觉,因为我当时可能还不知道什么叫爱情。我的老师就说,你这样,你见到裴生的时候,你就当是见到爸爸妈妈来了,你就扑过去,“爸爸”,就用这种感觉去演。后来我在想,扑过去的这种感觉,就是老师需要的这种感觉吗?我还是听老师的话的。到后来排着排着,到我上演的那天,演完以后,我觉得很奇怪,我觉得我的心很难过。然后我就静静地坐在排练场,我在想我为什么不开心,我为什么还脱离不出去这个角色。我想我有感觉了,我当时就觉得,我好像跟剧情里面的人物产生了一种心灵的碰撞。这是第一次。然后我就知道,演戏,它不是单单的一种传承,其实是我自己本人,跟剧中人物的一种内心的交融,是我们现代跟传统的一种对话。所以我觉得这个戏,可以带给我很多很多,包括生活上的,包括我理解上的,种种种种,在我心中生根发芽。

我们地方戏曲,它在人们的心中其实也是一个种子,也是默默地在发芽。可能我们没有发现,特别是我们远在他乡的时候,对一些华人华侨来说,我们的戏曲就是他们的乡愁。粤剧除了在广东、广西盛行以外,它在粤港澳大湾区,以及我们全球的有华人的地方,也在盛行。我记得我的朋友,跟我说起一件事儿,他说他有一个朋友,去外国之前,不断地去补习英语,然后当他去到美国的时候,不到一个月,他就打电话回来,他说你赶紧帮我寄一些学粤语的资料过去,粤剧小曲,粤语歌曲这些。这也是一种文化的认同。其实我是建议我们每一个人,都好好地了解一下,我们自己的地方剧种,起码你会哼几句,因为这就是我们文化的根。

其实在我的粤剧成长之路上,一个很大的转折点,就是我参加工作以后,第一个上台演出的剧目,是一个大戏的女主演。这个剧目本来是万众期待的,所有的老师,同学,包括很多行内外的观众都来了,然而那场演出我是彻底失败了。当我出台的时候,我的剑穗飞了,我就害怕,就把台词忘了,然后就跑圆场,跑了一圈又一圈,都记不得,后来,靠一些音乐的老师,在里面喊台词告诉我,我才记住。唱下去以后,还没完,到最后本来是我最强项的武打场面,我可以在这个场面挽回一些面子。谁知道,一串串翻身下去,我身上可以掉的全部掉在地上。然后我一个大亮相,头盔都掉了,剩下我自己的头发,尴尬得说不出来呀,那个难受。我躲在我的化妆间,哭了一个多小时。从那时开始我就知道,一个戏曲演员,他的成功,不是一蹴而就的,他是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过程,一步一个脚印,这样他才可能成功。

传统文化是现代文化的魂,现代文化是传统文化的一种自然的生长。

我曾经思考过,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之间的一些不同的意见。其实我觉得传统文化跟现代文化,它是不矛盾的,它不是对立面。传统文化是现代文化的魂,现代文化应该是传统文化的一种自然的生长。所以当我在创作的时候,我会把“融”,融合的“融”,放在创作的核心当中。就是说我们怎么把传统的,优良的,老祖宗传给我们的这些宝贵的财富,把它承接起来,我们用新的手段去呈现。在我创作《白蛇传·情》的时候,有很多的不同的意见,说传统的《白蛇传》多好,你还需要改吗?但是我坚持了,我觉得我可以把它演好。我主要抓住的一个点就是,情感的爆发点,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爱人之间的那种情感,亲情之间的那种交流,我觉得这个很重要。那白蛇是对爱情的向往,是对真善美的表达,敢爱敢恨,要有自己的追求,要有那种冲破压迫的表达。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们现在要表达的,观众他有共鸣。所以我觉得我们新创的戏里面,怎么才能把剧中的人物跟观众达成一个互通和交流,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我记得在前段时间,我接受了采访。他问过我一个问题:你觉得你在创新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是传统文化?现代文化?还是像抖音这样的新兴文化?后来我回答说,我的对手是我自己。因为要创新,就要突破自己,突破传统赋予你的基础。我们的社会是多元的,我们不可以,也不会对其他的艺术有不同的意见。我觉得我们自己先做好,我们做好了,目光就会聚焦到我们身上。比如说,可能我们会用网游的故事改编成粤剧,把传统的剧目重新打造,用新瓶装旧酒这样的形式,重新来呈现。观众他会看得很过瘾,比如说我的《白蛇传·情》,出来的时候,有一年的时间,我先在大学里面巡演,我要收集一些不同的意见,我看年轻人他们喜不喜欢。走了一圈以后,我发现可以。在我们剧场,传统观众进来了,年轻的观众进来了。他们一起看的时候,有不同的两种感受,同时出现。当有一些传统的观众,他不觉得这个可以鼓掌的时候,那边观众鼓掌了,他们有兴奋点的时候,他们会观照自己,是不是我跟这个现实脱离了。那这个互相交流的效果非常好。慢慢地,我们就会发现,其实无论是传统的观众,还是年轻的观众,他们欣赏美的角度,其实是可以一致的。

传统戏曲还是应该让更多的观众去了解,去认识,去喜欢

我在粤剧舞台已经二十多年了,但我发现,包括其他的地方剧种,我们缺的并不是作品,我们最缺的是一种传播的方式和平台。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是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时代。我觉得我们传统戏曲在传播方式上是比较封闭的。所以在这个多元的时代,我们稍稍地会被遗忘。但是现在有国家的政策支持,我们整个戏曲界都开始感到有种春风送暖的感觉。现在粤剧进校园做得红红火火的,包括我们广东粤剧院,去年一年就做了差不多一百八十场。我们进校园的时候,是带着不同的剧目,不同的风格,然后根据不同学生的层次,年龄段,把剧目送进去的。我们也专门地开设了一个粤剧的体验馆,可以互动,可以体验,可以讲解,也可以让他们感受粤剧折子戏的片段。所以这个成效也非常明显。

其实我觉得传统戏曲还是应该让更多的观众去了解,去认识,去喜欢的。因为传统文化已经植根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我们的举手投足都是我们的文化,都是祖祖辈辈传给我们的。我们已经明白了我们的文化根源,我们传统文化的自信,所以我相信我们会好好的保护戏曲的发展。所以到20年后,我相信这个舞台一样灿烂。只要你们想看,永远有戏。谢谢大家。

打赏

标签:戏曲曾小敏

最后编辑于:2019/12/11 18:40

2 条咸鱼在这里躺着

  1. 找果树
    2019-12-12 16:54

    我的对手是我自己。因为要创新,就要突破自己,突破传统赋予你的基础。
    谢谢分享 ,会一直关注博主的,内容很赞

    1. 范鹏飞
      2019-12-14 06:41
      @找果树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