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广告位招租 30/月

开讲啦贺克斌演讲稿:安居乐业,记住美丽乡愁

November 26, 2019

01城市化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趋势

      回家的感觉非常好。我们今天所在的这个地方——金沙遗址。金沙遗址的发现,把成都的城市史,往前推到了三千年前,大家都把它看作成都城市史的一个开端。早在四千五百年前,新石器时代的一个晚期文化,叫宝墩文化,之后,还有像三星堆遗址、金沙遗址这一系列遗址的发掘,使我们能够寻觅到先古的人,从岷山深处的崇山峻岭,是沿着西北向东南流趟的岷江水系,一直在往成都平原迁徙。

      经过了五代蜀王不断地探寻和苦心地经营,最终到了开明九世的时候,国都放到了成都。所以咱们也有一个说法叫作“一年成聚,两年成邑,三年成都”。从此,这个地方迅速地发展成了一个区域性的中心城市,终于结束了漫漫的两千年的古蜀国的探寻最佳聚居地的寻觅之旅。

      那么从古时候再回到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从欧洲的工业文明开始,近现代的城市非常迅速地发展起来。英国是工业文明比较早的一个国家,英国到今天它的城市化率,已经超过90%。全世界的平均水平,1950年城市化率是30%,到了2018年是55%。再看我们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在1949年,中国的城市化率是10%,到了2018年是60%,所以可以看到城市化在迅速地发展。

      问我们现场听众一个问题。为什么人,当他有条件的时候,他就愿意到城里去住?方便。什么方便?交通方便。还有什么?医疗,教育,就业,等等。所以说,大家看好城市的地方,基本上有这么几个:经济繁荣,能够让我好找工作;第二个,人文丰富,有教育;还有一个,支撑人生活更好的那些基础条件,包括像刚才大家提到的医疗。所以我们看到,远古时期的办法是去找,而现代的城市,是建造

02解决城市病的探索:公园城市

      给大家分享一个故事。2015年的2月份,我在去国外开完会回来的摆渡车上,听到了一个对话。一个人说:这个发达国家,其实也有些地方,还不如我们呢,你看它那个Wi-Fi信号那么差,还号称四星级宾馆,速度那么慢等等。你看咱北京,我去吃一碗拉面,十块钱一碗的那种店,那Wi-Fi(无线网络)信号都很好,还是免费的。旁边一个说:哪止十块钱,我吃八块的也有。但紧接着,叹口气说:今儿北京这空气质量又不怎么样。然后另外一个说:咱就是这点还不如人家。快速发展过程当中,我们出现了一些空气问题,水的问题,绿地问题,拥堵的问题,归纳到一起,大家可能听说过这个词,叫大城市病,其中最明显的就是环境质量。

      人类历史上,环境质量上出现的这种城市病,最极端的例子,就是伦敦烟雾事件,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认识到,当城市聚居的环境污染问题发展到极端的时候,会死人的。1952年的12月4日到8日,五天时间,由于空气污染,颗粒物烟尘和二氧化硫聚集,浓度快速升高,伦敦人急性死亡急剧增加四千人。送到医院去救治的,两个月之内有的好了,还有多少人没有好?八千人。这就是说,我们既要城市好的经济繁荣的一面,又要它生态环境好的一面。如果说城市出现了这样生态环境质量的问题,那么我们肯定不会认同这是一个宜居的城市。

      宜居,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答案。中国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对大家也不是太生僻的一个成语,我认为是对宜居最好的诠释 ——安居乐业。什么是“安居”?我个人的理解,安全,安定,按照我们四川人的说法,安逸;“乐业”,简单的字面说是愉快地工作,所以说一个城市要给不同的人群提供能够发挥各自的能力和潜力的就业的机会。要解决城市病,大家有不同的探索,那么我想要给大家讲到的,就是各种探索里面,最近几年在我们成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新的探索模式、方案和理念,就是公园城市的建设。因为我也是非常高兴,公园城市的理念、模式和探索在我的家乡成都第一个提出来。公园城市,大家对景观是直观的感觉,从我的专业角度来理解它的时候,我更多的想到的是环境质量,蓝天、碧水、土壤、绿地等等综合起来的环境质量,它是我们公园城市的一个底色。

03安居:环境质量和生态空间

      在成都,在全中国,从2013到2018年,这六年时间,实际上经过艰苦的努力,我们的空气质量在不断地改善。成都PM2.5在2013年的时候年平均是九十九。那么去年是多少,大家知道吗?去年是五十一。今年的一到十月份是多少,大家知道吗?三十八。在过去的六年当中,全国平均PM2.5的浓度下降,是42%。所以我听到过很多的家乡的人讲到空气质量在好了,你的感觉是对的,因为数据给出来,是非常明显的一个改善。

      再给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大概是2017年的时候,我在坐飞机的时候,听见两个人的对话,就在我的前边。一个讲到:好像这两年空气质量变好了。另外一个说:是啊,我这一个冬天都没戴口罩。然后第三个人说了一句:说可不是嘛,他们把工厂都关了,空气质量当然好了。我在后边就在想,大家认同了这个改善的效果,但是并不完全了解,改善后边都干了些什么。干了很多的事情。1996年,中国的火电厂,每立方米排一千两百毫克污染物就算达到标准。大家猜一猜今天的标准是多少?我告诉你,三十五。这里边有非常高的技术含量,这个标准已经比欧美的要求还要高。通过技术水平的提升支撑,大幅度地提高了现有的工业生产的环保的标准。所以说远远不是把工厂都关了那么简单。其实现在不仅是中国,全世界空气质量的挑战都还远远没有彻底解决。今年的6月5日,世界环境日的时候,联合国的前秘书长,潘基文,专门讲过近几年中国的空气质量改善的过程,按联合国标准来讲是冠军。这是他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原话。我们知道环境质量里还有第二大问题,非常重要的,就是水。有一个老话叫,吃水不忘挖井人。城市的市,古时候还有一个解,就是人聚集的一个地方。所以依井来成市,所以叫井和市。所以有一个词叫什么 ?市井。这跟我们城市密切相关。买房子的时候什么地儿好?水景房。因为大家认为那个东西更好,但是如果说变成臭的、脏的、黑的,就是现在说的黑臭水体,那么我们肯定不会认同这是一个宜居的城市。泰晤士河曾经是一个臭水沟,在中国有很多城市,也经历过这样的过程。上海的苏州河,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曾经就是一个臭水沟。大家知道苏州河是穿过了上海繁华市区的,由于苏州河流水系里的一些支流涉及到大概两千多个,所以非常的复杂。但是经过了十几年对河网、管网综合的治理,今天的苏州河,已经变成上海非常漂亮的一个景观。

      成都在探索公园城市这方面,不仅仅是环境质量改善这一条线,还有另外一条非常重要的线,就是生态空间的拓展。城市病里面,其中有一个是压抑感,拥堵,不仅是交通拥堵,就是哪哪都是人。如果大家周末都只有去人民公园这一种选择的那个年代,那你很难说,是安居宜居的那种感觉。所以说在成都发生了很多的,拓展生态空间的事情。“天府绿道”,目前已经建到了累计三千多公里了,建成之后一点七万公里;另外一个,就是要打造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森林公园,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一千两百多平方公里。这个最大的城市森林公园,成了它最大的一个绿心,一个非常值得期待,而非常值得尽快去努力建成的未来的一个空间。

04乐业:生态产业化和产业生态化

      那么“乐业”又是什么?以前我们一说搞“业”是不是就有污染,一有污染那就是城市病。那么我想“业”现在也有了很多好的解决办法。两句话,一个叫生态产业化,另外一个叫产业生态化。

      大家知道,重庆受影响最大的是修三峡,库区蓄水。那么重庆的涪陵区,有一个村叫睦和村。说涪陵,大家有什么能够马上想到的?对,榨菜。库区蓄水之前,它在河谷里面有坡度很小,几乎是平地的地方,可以去种水稻,种榨菜,但是库区蓄到比较高了以后,两侧就陡了,你再去种这些东西的时候,就是两个结果,第一收成很差,第二可能水土流失。所以他们最后找到了一种办法,是什么呢?去种龙眼,就是经济植物,它很适合在一个比较陡的坡上。所以到今天龙眼的收益比当年榨菜的收益,高三倍。生态产业化,真的让绿水青山能赚到钱。

      那么产业生态化,两层含义:第一提升技术水平,实现产出提高,能耗物耗降低,这是传统产业;我们还有很多新的产业要产生,电子信息、新材料、新能源、金融、通用航空、智能制造。比如说福州靠近海,所以它在海洋经济上,海洋工程材料,海洋的医药食品产品等等,造就新的就业和新业态的出现。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这两个如果我们把它都做好的话,“乐业”这部分跟“安居”这部分,就能够和谐一致。

05宜居是变与不变的结合

      未来的宜居,一定是变与不变的结合。就像我们今天在这个地方,三千年的东西,一个城市的人文和它的历史,是永远不变的。但是未来的城市,也有要不断的变的东西,要精准加智慧,智慧交通,精准医疗。在这个不变和变的过程当中,我们不断地推出,不同升级版的安居乐业,这就是我们未来追求宜居目标,去共同努力的地方。

      谢谢大家。

打赏

标签:贺克斌乡愁

最后编辑于:2019/11/27 22:3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