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广告位招租 30/月

开讲啦李刚演讲稿:刀尖上起舞,这种感觉很爽!

November 26, 2019

Ⅰ 首飞歼-20

大家好,我是空军试飞员李刚,主要从事战斗机的试飞工作。那么让我开讲,首先要说歼-20,为什么呢?因为在2011年的1月11日,是我将歼-20第一次飞上了祖国的蓝天。我们当时看到地上都铺满了红地毯,插满了彩旗,从塔台到停机坪,全都站满了人,最有意思的是,机场周围的树上都站满了人。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居民,拿着长枪短炮,就等着拍摄歼-20升空的这一历史时刻。12点30分,我在大队政委的陪同下,就来到了飞机房,从机务手中拿过了放飞单。当我在试飞科目一栏中,郑重写下“首飞”这两个字的时候,说实话,心里边还扑通扑通在跳,就有点紧张,还是有点紧张。在12点48分,耳机里边传来我们指挥员沉稳冷静的声音,787,可以起飞。油门马上加满,伴随着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我就感觉到我的心和飞机,那种跃跃欲试的那种冲动,其实早就急不可待了。准备了一年多,这一刻终于来了。飞机离陆就很平稳,非常地平稳。到空中我对飞机进行了一些测试,令我惊奇地发现,这个飞机响应非常快,很灵敏,我就喜欢快的,因为战斗机最基本的素质,就是稳、准、快,这样你才能在战场上和敌人拼刺刀。历经了十八分钟,我将飞机平稳地降落在了跑道上,滑到主席台侧方,我庄重行礼。这一刻是2011年1月11日,下午的1点11分,也就是后来我们广为传颂的八个一,打开座舱盖儿,地面欢声雷动,呐喊声此起彼伏。通往主席台的路上,全是我们的设计人员,每个人都在笑,充满着幸福的笑。这一刻他们才真正释放掉了首飞前那种巨大的压力,尽情地享受我们首飞成功后的喜悦。

很多人问我,说当时首飞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感觉非常好,就爽,就是时间太短,还没有飞过瘾。十八分钟,带着起落架,我还想转几个圈呢,没转成。首飞呢,对于一个型号来讲很重要,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为什么呢?因为从这一刻起,标志着这个飞机将真正进入到了飞行测试,真正严峻的考核还在后面。我们对歼-20考核很严格,我们很多考核在中国都是第一次。随着飞行试验的不断深入,一个又一个,一批又一批优秀的试飞员,加入到我们歼-20的试验团队。我们进行了几千架次的测试,完成了一系列的重大任务,最终经过六年多的时间,我们歼-20光荣参军,本事越来越大,已经成为我们国家,航空武器装备里边,一支非常重要的力量。

Ⅱ 试飞员,很酷也很帅

一提起试飞员,很多朋友,包括很多年轻朋友,第一个印象,神秘,帅,酷。现在我站在这儿,你们还有这种感觉吗?观众:有。帅呢,我觉得年轻的时候还可以,现在是老帅。年轻的时候,我觉得跟小撒老师一样帅,这不是我说的,是我宝贝女儿说的。酷,我非常同意这个词,你看看我,中国所有的战斗机,我都飞过。今年盛大的阅兵式上,通过天安门上空接受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全国人民检阅的歼-20、歼-16、歼-15、歼-11、歼-10、教练-10、教练-9、教练-8,我都飞过,很酷吧?观众:酷。

2017年,那年我正好是五十岁。我和我战友两个人到院校去培训教官们,成为螺旋教官。螺旋不是一种正常的飞行状态,正常飞行飞机是这样飞的,飞机一旦进入螺旋状态,它会转着圈地往下掉,必须有一种特殊的方法,给它改出。我们就是到院校里边,教教官们这种改出方法。某一天我带飞一个教官,他一进入螺旋,我就感觉到这个飞机好像有点不太对劲,我说改出改出,改出的一瞬间,飞机突然进入到一种意想不到的一种状态,快速地滚转,一秒多钟就滚一圈。我想一秒多钟滚一圈,你们一辈子也没有滚过,这一圈很快。歼-10这么快的飞机,它滚一圈的话,也得需要两秒半左右。大的负过载超过了负3.5个G,这个飞机的强度限制就是负3.0个G过载,已经超出强度限制了。我们背带绑得特别紧,感到往外甩这个力量非常非常大。我飞螺旋,已经飞了几百次上千次了,这种事第一次碰到。当时就有点发蒙,随即我就意识到可能是驾驶杆的位置靠前造成的。我马上把驾驶杆拉了回来,飞机立刻就停止了滚转,瞬间由一匹脱缰的野马,变为了小绵羊。这一杆非常美妙,只可意会不能言传,就爽,这种感觉的话,没有亲身体会,你确实体会不到。到现在我一个是得意,另外一个一想起这个事,我就偷着笑,感觉都很好。

Ⅲ 不喜欢“危险”这个词,更喜欢“挑战性”!

提起试飞员,第二个感觉就是很危险,有没有这种感觉?有吧?观众:有。“危险”这个词我从来都不喜欢,我更喜欢用“挑战性”来形容我这个职业。因为“危险”感觉到有点害怕的意思,“挑战性”我觉得就不一样,它有迎接、面对。但是大家千万不要以为我们试飞员天天能应对这么大的挑战,那谁也受不了,小挑战经常有。飞机有很多系统,也很复杂,每个系统都或多或少地会出现问题,这些问题还达不到那种惊心动魄的那种程度,但是足够可以让你心烦意乱。我们试验的过程就是不断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反复迭代的一个过程,等这个飞机啥毛病也没有了,你试飞就结束了。有位首长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试飞员是科学的探险家,是飞行理论的探索者,飞机设计的参与者,飞行的先行者”。试飞员他面对的永远是一个未知的领域,他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因为他做试验嘛。那么需要他不畏艰险,坚定前行,更需要他在前行的过程中,像猎人一样警惕地关注四周,一旦出现豺狼虎豹,要毫不犹豫地举起猎枪,消灭它。

2018年11月6日,我的战友驾驶歼-10B飞机,在珠海航展上精彩亮相,“眼镜蛇”、“落叶飘”,轰动全国、震惊世界。但是在巨大的成功背后,是我们将近一年的时间,近百架次的飞行试验,近千个试飞动作。这个试验在我和我的战友以往的试飞生涯中,是遇到的最严峻的一次挑战,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个试验里面,非常容易发生发动机停车,这个试验它把发动机最不喜欢的四个事给放到了一块:大功率工作、大迎角、大侧滑、小速度。稍等一下,我把飞机拿来,这还挺大的。发动机在大功率工作的情况下,它需要很大的进气量,那么这个气呢,这叫进气道,它要从进气道进到发动机里面。大迎角,像“眼镜蛇”这样飞,气流是这样吹,它就不能很好地进到进气道里面。大侧滑是这样飞,包括小速度。这几个都是发动机大功率工作的敌人,不能提供很好的进气量,所以就很容易造成发动机停车,飞机会进入到一个非常复杂的自由运动状态,它可能是快速地滚转,也可能剧烈地俯仰摆动,很剧烈,试飞员在座舱里边,能不能保持清醒都是个未知数。怎么办?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试飞员就是干的这个事,也必须得有这个胆儿。当然我们也并不是傻大胆,我们是科学的探险家,我的战友在天上飞,我在下边去监控指挥,时刻关注它的各个系统的工作状态。在试验中我们步步为营,循序渐进,逐渐地逼近我的试验目标。非常非常幸运的是,发动机在整个试验里边,工作都非常稳定,老虎没有出来,我们最终是顺利安全地完成了试验。说实话,这个结果我都没有料到。我们每次做试验,都是抱着最坏的想法去的,试验越到后面越危险。当我的战友完成了最危险的那个动作以后,监控大厅几十个监控人员,全体起立,热烈鼓掌。我把无线电打开,我说:“听听,我们都给你鼓掌呢”。“听到了,谢谢”!话音刚落,他又把那个最危险的动作又重复做了一遍。如果你们有人到珠海航展,或者看过去年珠海航展的人,一定可以感受到这是一个激情四射的试飞员,他正在享受创造历史的过程。

Ⅳ 把真正合格、好用、管用的航空武器装备交到部队手中,是我们试飞员最最根本的责任。

其实每个试飞员,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精彩故事。他们有的时候,是面对一个阴森森的山洞,有的时候呢,可能是面对突然出现的豺狼虎豹,有的时候呢,可能一不小心深陷泥潭。我的两个年轻的战友,驾驶某型飞机进行试飞的时候,飞机突然解体,两人血洒长空,壮烈牺牲。事故发生以后呢,飞机没有查到原因。那么问题就来了,你没问题,你解什么体呀?你怎么会解体?肯定有我们没有认识的原因在里面,查。我和我的战友把数据下载下来,关到屋子里边,没日没夜地看数据,分析问题,提了很多种可能性,都被无情地给扇了回来,那段时间我们都快崩溃了。到最后突然间有一天,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它的蛛丝马迹,我们找到了问题,而且得到了验证。最后呢,有两种声音,说这个是个性的还是共性的?地面你是没法验证的,我们要到空中去验证,也就是重新把这架飞机飞到他们解体的高度和速度上。高度三百到四百米,速度接近一千二百公里每小时,非常大,然后在这个速度点上,高度点上,去模仿试飞员解体时的操纵动作。谁去?我们去,我和我的战友,中国最优秀的试飞员,我们俩去。我们完成了试验,拿回了数据,证明了是一个共性问题,几百架飞机都在整改。从这个故事里面,我觉得能体会到什么叫责任。一名优秀的试飞员,一定要有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就说我们试飞员肩上承载的是成千上万人,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心血;肩上承载的是我们国家斥巨资研发的航空武器装备;承载的是可能影响到我们国家战略方向的重大试验项目,不能出半点差错。另外,我们的身后是作战部队,作战部队是干什么的?是要在战场上和敌人拼刺刀的战士,他们手中的武器都要经过我们的试飞。把真正合格、好用、管用的航空武器装备交到部队手中,是我们试飞员最最根本的责任。

我当兵三十五年,飞行三十四年,试飞员整整二十个年头。现在呢,由于年龄、身体的原因,已经转入了地面工作。但是我想呢,这绝不是我试飞生涯的尽头,我要用更加精彩的故事来续写我的人生。建设世界一流空军,需要我们真正做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知行合一。祖国终将选择那些忠诚于祖国的人,祖国终将记住那些奉献于祖国的人,谢谢大家。

打赏

标签:李刚刀尖战斗机

最后编辑于:2019/11/27 22:3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