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我的个人博客!

“又不是第一次,能有多疼?”


November 8, 2019 37 次阅读 评论

01

认识小凯,是张娴和黄阳分手后的第二年。

准确来说,黄阳是张娴的初恋。虽然大学的时候,断断续续谈过2个,但都短得可怜。最长的那位,加上暑假也不过三个月。

和黄阳在一起的时候,张娴大学毕业三年,是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的。他成熟,稳重,说话幽默。很讨张娴喜欢。两个人刚认识没多久,就有说不完的话题:都喜欢明朝历史,都喜欢看黑泽明的电影,最喜欢的国内女星是舒淇….

在一起没多久,两个人就确定了关系。对于刚毕业没多久的姑娘来说,能有一个男人可以依偎,是一种巨大的幸福。

那段时间,张娴一下班,就朝着黄阳住处跑。张娴在北四环工作,黄阳住在西二环。单程需要换乘两趟地铁,加上走路,一共一小时四十分钟。

可这算什么?坠入爱河的姑娘,从黑河到三亚都不会嫌远,更别说一个城市而已。

1.jpg

02

黄阳什么都好。

依旧成熟,稳重,不会给张娴耍小孩子脾气。如果哪天张娴需要加班,临时放鸽子,他从不生气,反而顺带帮忙指导下工作技巧。

依旧幽默,风趣。从电影院到回家的路上,能够让张娴笑个不停。

但有一点,是张娴之前从未发现的。他自私,自私到骨子里。

他让张娴剪短发,理由是,他觉得短发的姑娘更好看;他不喜欢张娴穿黑色的衣服,理由是他非常讨厌黑色。约会永远是他挑的饭店,原因是他不吃辣,不吃太甜,不吃牛肉羊肉…

甚至在啪啪的时候,更是把自私的本质发挥到淋漓尽致。张娴想要的时候,他如果太累,从不搭理。但如果是他想要,从不管张娴想不想。

他爱爱的时候,不爱说话,也不让张娴说,像极了一个莽夫,闷声蛮劲,技巧毫无。张娴如果挣扎,示意不爽,他只会更加起劲。张娴喊过一次疼,他说了一句:又不是第一次,能有多疼。

如果不是因为关着灯,那黄阳一定能看到张娴不知道是羞愧还是愤怒而通红的脸。

终于,还是分了。

分手,他提出来的,没有理由。但张娴已经猜到,应该是爱上别人了。果然分手后没多久,从朋友圈看到他晒新的狗。

2.jpg

03

单身的女人,要么是活成了荡妇,要么是活成了寡妇。张娴属于后者。

既然男人靠不住,那就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吧。没有性生活的第二年,张娴成了公司最年轻的总监。

也是那一年,她认识了小凯。

大四的小弟弟,比张娴小了整整七岁。一直反感别人叫她“娴姐”,但张娴却默许小凯每天在公司姐姐姐姐的叫。

嗯,快奔三的年纪,面前有个小鲜肉晃荡也是极好的。

张娴对小凯从未有过任何想法,也没想过他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职场玛丽苏电视剧,现实生活中可不少有。

小凯实习期结束那天,张娴请小凯吃了顿饭。那晚,小凯郑重其事地告诉张娴,说自己喜欢她。

那种感觉太奇妙了,就像戒糖多年的人,尝到一口港式奶黄包,说不出来的滋味。想要再试一口,理智却告诉自己要浅尝辄止。

小凯在另外一所公司入职后,对张娴的追求更加猛烈了。毕竟没有上下级的关系了,张娴只是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女人罢了。

一个单身的男人,有权利追求任何一个单身的女人。一个单身的女人,也有权利和任何单身的男人约会。

反正,就这样,两人从见面越来越多,但至于是什么关系,张娴也不能确定,她也懒得确定。

3.jpg

04

后来,姐妹聚会,每每有人问起,张娴当初是怎么想到和小凯在一起的。她都会说起那个故事:

那天她生日,喝了很多酒,稀里糊涂就上了床。那晚,小凯用手扶着她的头,在她身上挥汗如雨时,说了这么一句话:疼吗?我可以再轻点。

“呦—小奶狗挺会疼人的啊”姐妹唏嘘道。

其实,她们不知道,那晚听到这句话时,张娴也回了一句,那句话好像是—

“没事,你可以多用力一点!”

打赏

标签:做爱

最后编辑于:2019/11/08 06:08

回复

阿飞
阿飞
阿飞
范鹏飞’s Blog
19文章
4,844来访
14评论
搜索
标签
关于我

我为你守候,你为我驻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