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此主题请联系QQ:44041193

开讲啦金世元演讲稿:中医药的魅力在哪里?

August 12, 2018

2016年1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是我们中医药人的一件大喜事。对于我们中医药发展是有了明确的指示,它怎么说的呢?为了继承和弘扬中医药,保护和发展中医药,为了人民健康,立的这法。大家一定要知道它是为了继承和弘扬中医药,没有继承就没有创新啊,继承是继承什么?继承它的文化,继承它的精神,继承它的质量。创新是什么?创新是发展。过去我制造这药片儿,一个小时我能切二斤,现在我能切二百斤了,我问你质量怎么样?在保证质量上进行创新,我认为是这样。所以说通过这法以后,今后我们中医药更有很大的发展了。另外还有一样,我现在呢,主要就是带学生,我现在带学生,我也有四句话的嘱言,“热爱中药事业,恪守职业道德,继承传统文化,发扬优秀精华”,所以说中医中药是我一个热爱的事业。

我在学徒期间呢,老师傅总说这句话,“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在你工作期间,你是个中药工作人员,无论做炮制,或者做制剂的时候,你没当着顾客;“存心有天知”,就是你做好做坏,是认真还是不认真。我认为德是立身之本,我们一切行为、工作都离不开德。说实在的我一个做工人的,我一个搞制剂、搞炮制的,跟这个有什么关系吗?那太有关系了。让你炒药,应该炒成碳,你给炒成灰了,应该焦麦芽,你给炒成碳了,那就不行啊。我记得同仁堂有一个店训,“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

炮制虽然说是繁琐,该怎么做怎么做,“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更明确一些了。牛黄贵,配这安宫牛黄丸的时候,应该搁二两你搁一两了,那你是减了物力了,你知道安宫牛黄丸干什么用的?抢救的,治疗高烧不退,是挽救生命的。我们中药工作面对的是什么?并不是一般群众,并不是副食商店百货公司,我们中药行业是一个特殊行业,它特殊在什么地方?我们面对的顾客是病人,病人吃药并不是就解决痛苦,而是抢救生命。人命至重,贵于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所以说做这项工作,必须得有德。

我认为这行是受人尊敬的,工作七十七年,我没有过念头要改行,如果我要是选择了这项工作了,我就是笃志意坚。我从十四岁学徒,中药业里的学徒是挺艰苦的,一年十二个月都是要十二个小时以上,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我就举个例子,这炒药是用铁锅炒,我又个矮,炒药的时候,那个灶台旁边还得给我垫两块砖,首先我够不着,够着我得使用那大铲,我得和弄去,我还得掌握火候,这锅用什么烧呢?用柴火烧,不用煤,那柴火哪来的呢?就是来药的时候的那席包,无论席包、荆条包、竹包,得多热啊!夏天出那汗就甭说了,特别炒炮姜碳,把生姜搁在里头,立刻连呛带热就出汗,由脊梁上头就往下流黄水,炒着炮姜到最后得炒黑了啊,再出汗就黑水了,那除去热,还不断有事故,什么手烫了,什么脚烫了,那都不当回事。有一次我就焯杏仁,大概没掌握好,这锅里的开水洒了,洒在我腿上了,这还了得,赶紧把裤子脱了一瞧,都是燎泡,怎么办?照样干。

在工作当中,劳累固然是挺困难的,但是我也有机遇。在我们学徒的那年,北京市卫生局就举办一个中药讲习所,这中药讲习所的所长是谁呢?北京四大名医汪逢春。人家一般的药店都知道这是一次好机会,但是有些东西我是真不理解,不理解也得学,也得背,这是我一次学习机会,把我的医学底子砸得很深。学习四年了,这么长时间,按说我得挣俩钱了吧,还不行,这一个月的工资买不了一双鞋,因此我就是辞职,又找一工作,专门是搞代客买卖,专门搞原料药材了。在这期间里头,我又有个学习机会。北京市中医预备会学习班成立了,这个学习,我可是把我过去学的这些不理解的东西都理解了。

公私合营,1956年1月1日,叫我们全北京市的中药行业人员一起都来,北京市一共三千六百人,三千六百人要六个干部,其中有我。那么在这期间呢,北京市举办一个中医人员大考,那我说这次是个好机会,我有这底子。我到那考场啊,我本来就去晚了,到那一瞧,我说这人怎么都没有了?都考完走了,后来我一打听说都不会,我瞧这题,那题都写在板书上,说是两个钟头这八道题都答,我说我瞧瞧这八道题,说你行吗?我说我还可以吧。一共考八道题,我今天还记得五道,我记得有《伤寒论》,《金匮要略》何谓四饮?《温病条辨》桑菊饮何药组成?水肿胀满凶恶之症是什么?我说这我都念过呀,这“水肿胀满凶恶之症”,好多人都不知道,那就是“肿起四肢后入腹,利旋满肿腹筋青,唇黑脐突阴囊腐,缺盆脊背足心平”,就是这个,我就把这个原文给答上了。

后来通知我就是你考上了,你是不是上医院?我们的经理当时就告诉我,你可走不了,懂医懂药的我这没人,那我当时就这样,根据工作需要吧,不走就不走,我搞工作,我搞中药的也是我的基本功。留下来就成立一个研究室,让我管药品质量,就是药监科的前身。我既然管质量,就得到必要的地方,常用药材的地方,全国我得跑跑,我可以说由北部的寒冷黑龙江到南部的四季常青海南岛,从西部的青藏高原到东部的沿海,我都去过,我到全国各省,我都深入产地,深入药农。

我记得我到内蒙路过一山梁,叫十八盘梁,路过这山梁的时候,不是很宽的马路,那很窄,过一汽车就很紧张的,我坐着汽车,快到这个山梁上边了,这汽车走不动了,让旅客都下来,说你怎么不走了?我没法走,我这后轱辘要掉,这么一瞧,如果这一掉一翻车,整个是滚到山底下,离得也就是那么二尺远吧,就是山底下,出门嘛,就会有危险。后来由于中医药界没人,这怎么办?就在药材公司和北京市卫生局一商量,得要成立学校,就给我调到北京卫生学校,创建中药专业。我哪懂教学呀,您说是买点黄连我倒懂,买点人参我倒懂,这个我不懂,不懂也得去,既没教学计划也没教学大纲,也没有教材,我就跟这三个老药工就去了,把这摊就支起来了。

在文革过程当中,我借这机会也没闲着,我写了一本专著《中成药的合理使用》,这是为什么呢?关于中成药,很多的中医不太清楚,特别是西医,更不清楚,可是大量应用有很多都用错了。我就利用我这点医学知识,通过四年的艰苦,我写了一本书。通过十多年的教学,我培养过一千二百个学生,为北京市中药业缺人的问题,卫校做过贡献。我退休的年龄,什么岁数退休?我八十一岁才退休。工作这七十七年,我自己也受益很大,我现在没有一天不学习,我这还学习不过来呢。躺那儿睡觉,突然间想起来了,这个我不清楚,赶紧起来写个条儿,我明天好学习这段儿。

中医中药是一个理论系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二者都蕴含着很深厚的文化基础,几千年来,中医中药为我国历代人民防病、治病、养生保健,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谢谢大家!

打赏

标签:金世元中医药魅力

最后编辑于:2019/11/27 22:32

回复